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独木不成林 第13节
    林宋笑了笑,组织着语言:“不是,不是的妈。我就是喜欢他,换成其他哪个男人都不行,换成女的也不行。我……对不起妈,我不是……”

    他懊恼着自己的措辞,生怕宋婉琴又突然发难,只得沉默,过了会儿那头才传来一句:“明天来家吃饭吧,明天下班要是赶不及就后天来。”

    她顿了一下:“带上北齐。”

    林宋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

    宋婉琴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不来算了”,挂了电话。

    林宋蹲在街角怔了半天,才突然起身,起得太猛踉跄了一下,旁边路过的两个女孩儿一下子笑出了声。

    他看了一眼,冲她们露出一口大白牙,爬起来就开始飞奔,一直奔到“森林”门口,看到吧台后面的宋北齐,狂跳的心脏才渐渐平复下来。

    这个点客人还不多,靠墙坐了两桌,两个姑娘和一男一女,吧台后面只有宋北齐一个人。

    他慢慢走过去,看着宋北齐,也许是目光太过炽烈,宋北齐有些奇怪,笑着问:“怎么了?”

    林宋嘴角压不住地上扬起来,一字一句地说:“我妈请你明天去我家吃饭。”

    宋北齐愣住了,林宋正想再说一遍,却见他忽然放下手里正在调的酒,一把拽住了自己的衬衫领子。

    那张如旧好看的脸猛地在眼前放大。

    不远处响起一声尖叫,林宋才反应过来,宋北齐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了自己,虽然众目也就八双眼睛。

    他勾起嘴角,伸手把住了宋北齐的脖子,狠狠在他唇上咬了一口,问:“去不去?”

    宋北齐笑起来:“去!”

    我本来以为这一章就能写完,没想到哈哈哈哈哈,后面还有一章~~~

     第49章 番外三

    林宋本来买的是周六一早的车票,退票得去车站取了才能退,他干脆没管了。

    等不及回家,他在吧台后面靠着柜子,窝在宋北齐腿边,忙去看第二天下午的票,但是已经售罄了,于是一拍大腿,仰头看着宋北齐:“坐黑车吧!”

    “行。”宋北齐正端着一个杯子,低头看着他笑,本想说黑车不安全,看他那么激动还是什么都没说。

    等到阿凯来上班,两个人才离开“森林”,吃了饭回家,见林宋去洗澡了,宋北齐才掏出电话给周小曼打了过去。

    “妈。”他喊了一声,顿了顿才又轻声说,“谢谢您。”

    周小曼了然地笑:“是不是宋儿妈妈松口了?当妈的人最能懂当妈的人了。”

    宋北齐停了一会儿,问:“妈……您,您不觉得……”

    周小曼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打断了他:“不觉得。这么多年了,什么没见过,难接受其实还是有一点的,但你和宋儿都是好孩子,妈都看在眼里。”

    “您是不是早看出来了?”宋北齐笑。

    “有一点吧。”周小曼说,“没见你对哪个女孩子上心过,我一直以为是不是被我影响了,还偷偷抹了几回眼泪呢。”

    宋北齐一听,心拧了一下,她说完却自己乐了,最后才又说:“想通了也就那样吧,人生几十年,多少病痛折磨啊,不定什么时候就没了。要是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能看自己想看的人,那真是没什么奔头了。”

    这边一直在沉默,她说着说着叹了口气:“这些年都没怎么见你笑过,是妈妈对不起你……”

    “妈。”宋北齐心里上上下下的,听见这句又是一阵难受,忙打断她,“您是不是又要哭了?我是您儿子,不说什么对得起对不起,不就没上大学吗?没上大学我不还是活得好好儿的吗?”

    不是没有怨过的,只不过都不重要了。

    他诚恳地又接了一句:“我现在很开心,真的。”

    关灯之后林宋就一直在辗转,宋北齐虽然平静地躺着,也一直没睡着,最后受不了了,一把将人捞了过来箍在怀里,快天亮时才迷迷糊糊打了个盹儿。

    等他醒来林宋已经上班去了,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早餐。

    宋北齐因为白天比较闲,这些事一向是他做的,今天倒是惊喜了。

    他闲闲地喝着热豆浆,开始琢磨下午该穿什么衣服,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这种紧张断断续续出现着,脑子里跟弦似的绷了一整天,直到林宋提前下班回来,见到林宋的那一瞬忽然就松快多了。

    白天他去商场逛了一圈,给林婉琴买了东西,这会儿林宋一换衣服,两个人立马打了个车直奔车站。

    运气还不错,刚到车站就有黑车司机过来,嚷着“还差两个人”,本来怀疑上去之后还得等不知几轮“还差两个人”,没想到这一回真的只差两个人。

    上了高速路,林宋才松了口气,转头看宋北齐,见他一脸发懵的样子,问:“你紧张吗?”

    宋北齐搓搓脸:“刚才在家已经不紧张了,我就想说不紧张来着,但是……太他妈紧张了!”

    林宋哈哈笑起来,笑得座椅都在抖:“爆粗口的宋北齐,啧啧。”

    两个人一起笑了会儿,林宋转头看着窗外,路边树叶有些已经开始泛红了,树干下种着秋季开的花,大朵大朵的,紫色。

    他深吸了一口气,其实他也紧张,紧张到已经在琢磨待会儿回去要不要先跪下了。

    “你看我今天穿的衣服有问题吗?是不是太随便了?”宋北齐突然转头问。

    林宋看了他一眼,浅色毛衣加了个风衣,不正式,但也不算随意,于是说:“不随便不随便,宋北齐就不是个随便的人。”

    “嗯。”宋北齐严肃地答,“林宋才是个随便的人。”

    林宋笑了:“你大爷。”

    这两年路况比先前好了很多,到洛花才刚刚七点,一下车两个人都笑不出来了,紧张。

    “唉。”宋北齐叹了一口气,“真的林宋,我当年在国外一个人对着一群来追债的都没这么紧张过。”

    林宋捏了捏他后颈,扬了扬下巴:“走吧!”

    视死如归。

    宋北齐看他的样子,不知怎么就想起了这个词,突然笑了起来。

    林宋回头瞅他一眼:“吓傻了?”

    他转头看了看四周,没人注意,于是凑过去在他唇角亲了亲:“走。”

    洛花似乎这么多年都没变过,路灯昏暗,两边的商铺流光溢彩,却总觉得有股子旧意。

    敲了门之后的那一小截时间,漫长到两个人都有些呼吸困难,直到宋婉琴的脸出现在门后,宋北齐才觉得心哐当一声砸回了胸口。

    他笑着将东西递过去,喊了一声:“阿姨。”

    宋婉琴也笑了一笑,让开两个人进了屋,接过东西:“来就来吧,提什么东西啊。”

    这一句虽不热情,但也没什么敌意。林宋悄悄捏了捏宋北齐的手。

    饭早做好了,三个人放下东西就上了桌。

    沉默地吃了一会儿,宋婉琴问了句“工作怎么样”,林宋就开始给宋婉琴汇报起了上班以来的各种情况,宋婉琴听着,偶尔应几句。

    一顿饭几乎吃到尾了,她一直没理过宋北齐,每次林宋将话题引过去,宋北齐一接话她就不开口了。

    还是有些难吧。

    即便做了许多心理建设,这种时候也不能说心里不难受,宋北齐沉默着,筷子就无意识地停了。

    林宋正在说加班餐还不如方便面,宋婉琴突然夹过一筷子炝炒小白菜,递到了宋北齐碗里:“小齐快吃,我记得你以前挺喜欢这个菜的。”

    宋北齐怔了怔,转头看见林宋眼里亮晶晶的,嘴角的笑容很慢地溢了出来:“好,谢谢阿姨。”

    吃完饭宋林宋洗碗去了,宋北齐要去帮忙被宋婉琴拦住了,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宋北齐坐在旁边,脸上十分平静,心里其实已经翻滚了无数次,正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出去住宾馆的时候,宋婉琴突然说:“宋儿的床有点小了,晚上将就挤挤吧。”

    “哎。”宋北齐忙应了一声,松了一口气,突然就很想笑,心说以前也不是没挤过。

    晚上躺在床上,虽然已经失眠过一夜,但两个人还是没什么睡意,林宋突然说:“好像梦啊。”

    宋北齐没说话,笑了笑侧身搂住他。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会儿,林宋起身半靠在床头,摸过手机玩着,宋北齐说了几次“睡吧”,他都说“等会儿”。

    玩儿了半天他突然将手机一扔,扑过来亲了他一下,“宋北齐,生日快乐,明天跟我上山去吧!”

    “哎?”宋北齐愣了一下,“今天光顾着紧张了,给忘了。”

    林宋笑了起来,满足地叹息了一声。

    宋婉琴现在已经退休了,但她闲不住,还是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很紧,第二天一早就要出门,听说是约好了去邻居家一起做手工。

    两个人早起送走宋婉琴之后又躺了回去,宋北齐长出了口气,林宋笑:“瞧你那点儿出息。”

    “我是真的紧张了。”宋北齐笑,“本来以为这么多事之后什么都不怕了,才发现不是的。”

    林宋凑过去亲了他一下:“走吧,看看咱们的小屋,再买点菜去,给你婆婆做顿饭吃。”

    宋北齐摇摇头:“这就不真诚了,那是我丈母娘。”

    于是两个人出门之前又打了一架。

    顺着洛花河、重修了的图书馆、洛花一中饶了一大圈,最后绕回那小屋子,收拾了一下,倏忽就到了下午。

    再去买菜,回去宋北齐做好了饭,宋婉琴正好到家。

    这么晃晃荡荡的一天,感觉上不过是一眨眼的瞬间,天光就黯了。

    吃完饭林宋慌忙洗了碗收拾了厨房,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按来按去,宋婉琴看着他那火烧了屁股的样子,笑了:“要出去就快走,多大人了还这么个猴儿样!别在我面前招人烦。”

    “哎!”林宋应了一声,拉着宋北齐出了门,临了又回过头说了一句,“妈别等我们!”

    听不见两个人的脚步声了,宋婉琴才笑了笑,轻声说了句:“我吃多了啊等你们。”

    林宋拉着宋北齐爬上山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山下的万家灯火跟多年前一模一样,旁边那圈树还在,依然静静围着那消失了的月老观。

    风一吹,宋北齐看着山下,突然就觉得,中间自己缺席的那么些年才是一场梦。

    “真送我风啊?”他笑着问。

    “啊?”林宋皱起眉,“我说过要送你风?”

    宋北齐噗嗤一声笑了,林宋三下五除二把这话题扔脑后了,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说:“闭上眼睛!快!”

    “惊喜啊?”宋北齐笑,“这么浪漫的吗?”

    林宋把手机塞回去,自己上手捂住了他眼睛:“您这位爷这么不随便,我当然要努力不那么随便啊。爸爸对你好吧?”

    “哎,不愧是爸爸的好儿子。”宋北齐说。

    林宋喝了一声“闭嘴”,宋北齐笑了笑,不说话了,感受到林宋说话时扑在耳边的气息。

    “三!二!一!”

    林宋撤开手,宋北齐看着前面怔住了。

    面前的一小片天空被烟花照亮着,闪烁的光落在眼睛里,渐渐有些模糊。

    惊喜其实也不是多么了不得,只是山顶与树,烟花跟风,他和他,相隔了这么多年,分离了竟然还会重逢。

    岁月全都化成了指缝里的沙,但是留了一朵花。

    林宋笑着说:“因为不是大年三十,没办法把当年的洛花送给你了,只能在半山腰放一点,幸好咱们镇还没有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要不……”

    他话说了一半就被宋北齐堵了回去。

    烟花燃放的声音顺着风飘进耳朵,明明灭灭的光映照在两个人的侧脸上,林宋气息渐渐不稳了,含糊道:“你大爷,烟花还没看完呢。”

    宋北齐一笑,放开他,看看烟花又看看他:“烟花不如你好看。”

    林宋啧了一声,又勾过了他脖子。

    “真想时间就停在这个时候啊。”宋北齐说。

    “那可不行。”林宋笑,“一伙人在山下等着要灌醉你呢。”

    宋北齐将脸埋在他颈窝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林宋。”

    “在。”林宋应了一声。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一句话?”他问。

    林宋笑了起来:“说过,你他妈偷偷潜水盖我楼的时候说过。”

    宋北齐笑:“那不算。”

    林宋“嗯”了一声,紧接着抢在他开口之前轻声说了一句:“我爱你。”

    宋北齐心一抖,愣了会儿,笑着说:“不是,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我是想说你这段时间长胖了。”

    林宋顺手在他背上甩了一巴掌,宋北齐“哎哟”了一声,又笑了好半天,才紧了紧搂着他的手,凑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说:“我爱你。”

    而后风便起了,深秋的野花开漫了山,洛花河边的水漾起波纹,夜是美的。

    我们宋北齐真的比以前阳光多了对吧!林宋永远是那个林宋啊,还是妈妈最了解他!

    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代,比如周小曼的病,还有宋北齐爸爸的事,以及那一群人里面的其他人的状态,但是生活是交代不完的,当时结局停在那里也是想停在一切都最有希望的地方。

    番外也是,就停在最美好的时候吧。

    故事会完结,生活不会呀~

    谢谢每一个看文的小天使~~~

    没有下文了,林宋脸上的笑渐渐消失,一字一句地说:“那么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我这人容易自作多情,为免误会你还喜欢我,害我每天心神不定,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再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