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原来我是喜欢你 第9节
    小涵:(3[▓▓] 晚安。

    墨枌盯着屏幕看了一会,恋恋不舍的跟木子涵道完别。

    紧接着拨通了池霖的电话。

    “墨枌!你大爷!大半夜你又干嘛?”池霖有些喑哑的声音透过声筒传来。

    墨枌挑挑眉毛,不以为然的说:“这才几点,你就睡觉,还早呢。对了,找你有事,等你睡醒,你去wb看看,我想把那捕梦网的所有消息都封锁,以后他这个号就废了吧。”

    池霖有点清醒了,不解的问:“他又作什么妖了?让你这么下黑手。”

    墨枌捏捏眉头,不想多解释,便说道:“你明天一看就明白了。得了,睡觉吧你,不早了。”

    “哈?你!哎!”池霖被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深深叹口气就把电话挂了。

    墨枌看着挂断的电话,良心突然浮出水面,自己对池霖是不是太差劲了?

    往床上一趟,想着想着,良心又沉入无尽深渊了~

    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木子涵起床跟墨枌问了个早,便立即打开了wb。

    惊喜的发现,自己跟捕梦网的任何消息都已经消失了,没有一星半点的传闻了。而且他的号好像也被封了。

    小枌哥做的可够决绝的,木子涵心想,可是,为什么墨黑的还好好的挂在那?难道小枌哥一点都不介意?

    满腹疑惑的问墨枌。

    小涵:小枌哥,为什么墨黑的消息你没有删?你不介意吗?

    木子涵见墨枌没有回消息,便猜测他一定还没起。

    百无聊赖的刷着wb,细想这吴齐这个人。他到底想做什么?

    听到自己的手机想起来,木子涵看了一下来电显示,陌生的号码。有些疑惑是谁打来的,便接了起来。“喂,你好,哪位?”

    “木子涵。”对方言简意赅的叫出了木子涵名字。

    木子涵眉毛一挑,很简单的猜出了具有个人特色的声线。是吴齐,还真是说曹c,ao曹c,ao到。

    “吴齐?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的?还有,你究竟想干嘛?”木子涵有些不解的问。

    吴齐沉默了一下,语气平平的说:“我托同学问到了黄莫的手机号,问的他。你难道忘了,我们当初的约定了?”

    木子涵在心里骂了黄莫这个多事的家伙一句。又有些不好意思的问:“抱歉,我不记得当初的事情了,也忘记我跟你有什么约定了。你能仔细说一下吗?”

    吴齐长叹了一口气,把当年的事情细细说来。

    原来,当初同样不喜欢KTV环境的两个人,都坐在角落里。两人都在刷着小说,可巧不巧,两人看的是同一篇。后来两人谈论起作者,更巧的是,作者就是木子涵。一个是作者大大,一个是小粉丝,就这么聊了许久。

    木子涵对吴齐说了自己某一篇文的大纲,说是等创作时,还可以跟他讨论剧情。散会后,木子涵就把这事抛之脑后了,而吴齐一直记挂着。因为种种原因,两人过后再无联系,直到前些日子,吴齐为了找到木子涵,而炒的那些消息。

    木子涵听着吴齐说的这些话,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些渣。

    有些抱歉的对吴齐说:“不好意思,是我忘了。那你现在已经找到我了,我会兑现我的承诺,等下次开新篇,我会跟你联系的。”

    吴齐嗯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原来我喜欢的一直都是你

    木子涵觉得有些尴尬,想跟他说拜拜时,就听到他说话了。

    “我是给你造成困扰了是吗?”吴齐还是用那淡淡的语气问着。

    木子涵哈哈的笑了几声,说道:“哈哈……没事,说到底,我把你号都给封了,是我更过分些才对。”

    吴齐无所谓的说:“没事,本来就是为了找你,现在目的达到了,就无所谓了。我重新申请了个号,以后就用那个了。”

    木子涵一听,人家没打算计较,心就踏实了。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两个人没什么好说的,简简单单的道了个别,就挂断了电话。

    木子涵看着自己wb又多了一个粉丝,叫做‘平凡无奇’。一想,这一定是吴齐了,便互关了。

    其实木子涵还有一些问题想要问。例如,当年你是真的因为喜欢我才被人攻击的吗?那个女生跟你到底发生了什么矛盾等等……

    可是,自己问这个又觉得不太好,便没有深入去问。

    木子涵笑笑,算了,反正都过去了,一切都要向前看,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QQ特别提示音响起,是小枌哥。

    小枌哥:早啊,宝贝。

    小枌哥:我觉得,你应该跟墨黑见一面,认识认识。我陪你一起。

    木子涵看到这句话,下巴都要惊掉了。这是?要探查敌情吗?可是自己跟墨黑都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啊。难道是小枌哥不信任自己?

    木子涵突然有些郁闷,这种不被人相信的感觉真糟糕。

    小涵:哦,那我问问吧。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跟我见面。

    小枌哥:嗯,好。我相信他肯定会见你的。

    木子涵看到小枌哥的这句话,不禁撇了撇嘴。

    于是,木子涵用另一个号给墨黑发消息。

    木子李:墨黑,面基约不约?

    对面的墨枌看到这句话有些哭笑不得,这么直白的吗?难道都不用打个招呼,问候一下再进入正题吗?这是自己哪里又惹到他了吗?

    墨黑:约!

    木子涵看着墨黑这么痛快的答应了,颇为无语。自己什么都没说呢,就约……

    哼,一点都不自重。

    墨枌要是知道木子涵此时所想,怕是更无言以对了。明明是自己纠结了很久才考虑出到底要不要跟他坦白,应该怎么坦白,到了他这就成不自重了。

    木子李:什么时候?

    墨黑:择日不如撞日。要不就明天吧。

    木子李:好。

    墨黑:什么地方集合?

    木子李:中央广场的‘唯一’奶茶店吧。

    墨黑:好,那中午12点不见不散。

    木子李:好!

    木子涵跟墨黑三言两语就约定好了面基时间,一时间还有些恍惚。

    就这么定好了?

    不对啊,墨黑生活在哪个城市?他怎么知道我说的‘唯一’是在哪?他难不成一直跟我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

    带着不解,木子涵去跟墨枌报备,说清楚了明天的见面地点时间。两人就各自去忙了。

    墨枌呆呆的盯着对话框,长叹一口气,但愿明天不会死的太惨。

    第二日,中央广场。

    音乐喷泉边人来人往,游客络绎不绝。

    唯一奶茶店,木子涵早早来到了这。静静坐在靠窗的某个角落,扭头看着窗外的风景。

    还差一刻12点时,木子涵感受到身边有个身影靠近,转头一看,是小枌哥。

    笑眯眯的跟墨枌打着招呼:“小枌哥你来啦。”

    墨枌看着眉眼弯弯的木子涵,想了想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暴风雨,不禁有些头疼。

    墨枌拉开椅子坐到木子涵对面,对着木子涵郑重其事的说:“小涵,我现在有事想说。”

    木子涵看着一脸严肃的墨枌,有些奇怪,这是怎么了?“怎么了?有什么事要趁墨黑不在告诉我的吗?”

    墨枌不安的说:“小涵,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如果有一次,如果我做错了什么事,你一定要原谅我,一定不要不理我。”

    木子涵点点头,“嗯,我记得呀,怎么了?”

    墨枌接下来又说:“我现在说的事可能会对你是一个蛮大的打击。”

    木子涵这下更加不解了,这到底是怎么了?便问:“出什么事了吗?”

    墨枌看着木子涵,犹豫了一下,说;“你可能永远都等不来墨黑了。因为世界上没有这个人。”

    木子涵听了之后不禁瞪大眼睛,问道:“什么叫世界上没有这个人,不可能是幽灵吧?还是鬼?”

    墨枌无奈的笑了,本来挺严肃的话题被他一扯,顿时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小涵,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就是墨黑,墨黑就是我。”墨枌一脸正色的说。

    木子涵愣了愣,双手紧握,舔了舔嘴唇,说道:“哈哈,小枌哥,你是在开玩笑吗?”

    墨枌伸手握住了木子涵双拳紧握的手,说;“抱歉,小涵,我没有开玩笑,其实一开始我也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后来通过你写的书我才发现,原来你就是我想要一直找的人。原来我喜欢的那个作者,那个让我灵魂深处有共鸣的人就是我喜欢的宝贝。”

    木子涵眨了眨眼,深吸了一口气,说:“那后来呢?你的所作所为就是一直在逗我,一直在耍我是吗?”

    墨枌顿时感觉情况不妙,小涵没有炸毛,没有闹别扭,很冷静。完了,完了,完犊子了。

    墨枌立刻起身坐到对面,坐到了木子涵身边。

    两人几乎脸对脸。墨枌紧张的说:“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欺骗你或者说是隐瞒你的,只不过当时……是……”墨枌想了半天,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自己确实是想逗逗他的,可是没想到玩大了……

    木子涵睁着大眼,直愣愣的盯着墨枌的眼睛,面无表情也没有说话。

    墨枌被他盯得有些发毛,有些慌张的说:“小涵,你生气的话,你可以打我可以骂我,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冷冰冰的看着我。就像是对待一个毫无干系的陌生人。”

    木子涵还是没有说话,可是他注意到了,旁边有一些奇怪的动静。转头一看,一群人在看着他们两个窃窃私语,就差拿出手机来拍照了。

    木子涵不想被当猴一样在这围观,于是站起身,拍开墨粉的手,立刻离开了。

    墨枌连忙追上去,握住他的手,跟他一起走。木子涵甩了两下,没有甩开,便由他去了,两个人结伴离开了广场。

    两个人肩并肩的往前走着,旁若无人,不在乎其他人对他们的指指点点,一步一步走到了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

    木子涵就在这时候转身停下来,然后用力挣开了墨枌的手,抬头盯着他的眼睛,淡淡的说:“小枌哥,我们……”木子涵顿了好一会儿,刚想接着说下面的话。

    墨枌立刻抱住了他,说:“我不想听到你下面说的那几个字,能不能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骗你的,你不是答应过我吗?如果哪一天我做错了,你一定不会不理我,不会跟我说分手,不会闹冷战,你真的可以打我一顿,骂我一顿,但是,不要这样。好吗?”

    墨枌语气可怜兮兮的。木子涵听的心里也怪难受的。

    被他箍得有些透不过气。木子涵伸手轻轻拍了拍墨枌的后背轻声,说:“小枌哥你听我说。”

    木子涵语气有些伤感的继续说:“我们可能真的错过了很多年。虽然我很生气你的所作所为,但是如果换个角度去想,我也能理解。所以,我不会跟你说分手,你放心吧。但是我很生气,我真的很生气,你怎么可以这么耍我呢?”

    墨枌听到说小涵不会离开自己就冷静下来了,既然最坏的事情没有发生,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墨枌轻轻头抵在木子涵额头,鼻尖碰着鼻尖,深情的说:“小涵,对不起,这件事我错了。我不辩解,虽然当初并没有什么恶意,可是,让你伤心了是事实。对不起。不过,我可以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欺骗你了,即使是善意的谎言也不会去做。你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木子涵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感受着与墨枌这近距离接触的时刻。感受着他的呼吸拂过自己的脸颊,感受着他那温热的额头。

    木子涵伸出双臂,紧紧环住了墨枌的腰。

    墨枌心里大喜,不禁咧嘴傻笑。

    笑着笑着,两人越来越近,直到两片唇紧紧的贴到了一起。

    木子涵眼睛瞪着有些大,随即缓缓闭上了眼。只是轻颤的睫毛,暴露了内心的紧张。

    墨枌在木子涵的唇上轻轻辗转舔舐,继而,撬开了他的牙关,逐渐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终了,墨枌缓缓离开了木子涵的双唇。

    木子涵气息有些急促,面色泛红。他睁开眼睛,左顾右盼,就是不肯看墨枌一眼。

    墨枌见状,不由得好笑。伸手替木子涵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液体,便看到他脸又红了几分。

    墨枌双手捧住他的脸,低头又在额头落下一吻,接着是眼睛,鼻尖。最后,在唇上啾了一下,便放开了木子涵的脸。

    木子涵瞪了墨枌一眼,眼里氤氲些许水光,没有什么威慑力可言。

    冬日的阳光温暖的照在两人身上,地面矮矮的两个影子黏在一起。

    墨枌牵起了木子涵的手,对他笑笑。说:“我们回家吧?”

    木子涵抬头看了墨枌一眼,眼睛弯弯,露出了几颗牙齿,笑着说:“好,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