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撩君入怀 第9节
     第67章 第 67 章

    “阿陌”曲熠道,“我们从未真正一战过,今日就你我二人较量一番如何。”万俟无哀还没应声,齐国公就对曲熠道:“皇上不可,刀剑无眼,您若受伤该如何是好。”曲熠勾唇道:“朕意以决,不必多言。”

    曲熠下了马走出阵前,静静地看着万俟无哀,万俟无哀抓着缰绳的手一紧,终还是下马,同他走到了对立面。

    曲熠祭出玉骨扇,肆意的发丝张扬散开,“开始吧”说着就攻上了万俟无哀的命门,万俟无哀侧身一闪,露出了腰际的半缘剑,曲熠手中的折扇灵巧无比,刁钻地寻万俟无哀的漏洞,但万俟无哀只是闪躲,实在躲不过了才用剑挡上一刻,扇剑相击,发出好听的争鸣声,曲熠停顿了下来对万俟无哀道:“如果你不想看到两军血流成河,两败俱伤的模样,就与我好好较量一场,谁赢了,谁就做这天下之主,决不反悔。”“皇上”齐国公震惊地道,曲熠不理会他,既是对万俟无哀说,也是对身后的军士喊道:“朕今日与万俟帝一战,输者,直接将皇位禅让,自请离去。”万俟无哀一愣后笑了,也许这是对两人最好的方法了,“好”。

    鼓声起,双方将士各自为其主呐喊助威。万俟主动握紧剑在胸前,曲熠知道,对方终于开始认真了。

    两人动作都疾速凌厉,身形交错看不清,只听得到扇剑击坠的响动,隐约见黑白身影交织在一起,至于谁占上风却看不分明。万俟无哀的眼中越发明亮愉悦,天下能做他对手的人没有几个,此刻能和势均力敌的人甘畅淋漓的决斗一场也很是畅快,激战中,手上的剑不免快了几分。

    曲熠翻身折返一下,第一次看到对方不掩饰自己的样子,仿佛浑身都在发着耀眼的光芒。

    突然,曲熠展开折扇上的暗刺掷向万俟无哀的脖颈,眼中闪过一丝暗光。

    因其动作突然,万俟无哀下意识拿剑一挡,而曲熠却在关键时候施针击落了折扇,微笑着撞上剑身,万俟无哀瞳孔睁大,手势来不及收回,便听到了剑没入身体的声音,万俟无哀亲眼看着半只剑没入曲熠的身体,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旁边击落的玉骨扇侧,一根银针闪烁。

    “唔…”曲熠痛苦的痉挛着,万俟无哀惊恐地丢下剑,抱住了倒下了他,怒喝道:“曲熠,你骗我”,曲熠轻轻一笑,虚弱地道:“你骗了我那么多次,还不许我骗回来吗。”万俟无哀的眼角涌上了悔恨的泪水,巨大的失惶落措袭上心头。

    “皇上”齐国公慌张地跑到曲熠面前,曲熠抓住剑猛地一拔,“不要”万俟无哀喊道,充满了惶恐与害怕,但曲熠还是毫不犹豫地拔了剑,下一刻鲜血直涌,而曲熠还挣扎着站了起来,朝自己的士兵宣布道:“朕今日输了万俟帝,自愿禅让于他,以后再也没有珉朝,尔等皆要奉万俟帝为主,不可再生事端。”“曲熠”万俟无哀喊他的名字,一声道尽复杂。

    曲熠说完那一番话已经体力不支,直接倒在万俟无哀的怀里,看着他道:“阿陌,玉玺、兵符,昨夜,我都藏到了你的营帐里,你派人去找一下”“够了,别说了,求你别说了,你怎么这么傻啊,你明明该恨我不是吗,为什么不恨我?”万俟不哀呐喊道,曲熠笑了,扯着万俟无哀的衣袖,像以前的无数次一样,“我说过,这天下除非我自愿,否则谁也夺不走。既然阿陌想要,我就把它送给你,你开不开心。”开心?万俟无哀只想流泪,这世上只有一个曲熠,这个笨蛋,尽是做赔本的买卖。

    萧索的天空下,纷纷繁繁的雪花飘扬而落,一丝冰凉在曲熠的脸上化开,曲熠抬头望天,惊讶地道:“下雪了”万俟无哀随他望向天空,“是啊,这是今年的初雪。”曲熠笑着道:“真好呢,那我的愿望也算实现了。”曲熠伸手接过一朵雪花举到万俟无哀面前,道“万俟无哀,就祝你,余生无哀啦。”万俟无哀愣神了下,脑子蓦然出现一个画面,锦鲤,池水,两个s-hi漉漉的少年,“阿陌从南方来,应该没见过雪吧,朕希望今年能和你一起看场冬雪”,往昔的记忆涌现心头,万俟无哀看向曲熠,却发现他早已经合上了眼,“曲熠”万俟无哀眼神破碎,小心地叫他的名字,齐国公伸出手试探了下鼻息,却被万俟无哀愤怒的撇开,“滚,不许碰他”“可是,皇上他”“住嘴”万俟无哀凶狠地对齐国公道,只见他动作轻柔地抱起曲熠,走向自己的营地,嘴里呐呐道:“他只是累了,睡着了,他在生我的气,没关系,等他醒来就不气了,对,等他醒。”万俟无哀一边呢喃,眼角却不由自主地流泪,走得跌跌撞撞,让人担心他一个不小心就会摔了。

    但万俟无哀一直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一路走回了自己的营帐。

    之后,万俟无哀就再也没有出去,就这么不吃不喝地守着曲熠醒来,不准任何人来打扰,外面再怎么喧闹不安他都不管。

    中间司骁和齐国公来请示过好几次,但都被万俟无哀怒斥着滚,如此过了五日,外面似乎平静了下来。

    这一日,孟逸晨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帐外,说是要见万俟无哀,万俟无哀眸色哀伤,略微动了动,还是没有理会。

    营帐外,司骁对孟逸晨道:“主上不肯出来就先别去打扰他了,倒是你,一路从江南赶过来,快去歇息一会儿吧”孟逸晨看了眼紧紧闭合的门,才对司骁道:“嗯,这些时日辛苦你了”

    孟逸晨眉色紧皱的离开了

    荒野的边际上,一道修长的身影突兀的出现,一头散漫的发丝随意的用根红绳扎起,衣袂无风而动,手中一把普通的折扇潇洒地展开,看到远处驻扎的高台眼睛一亮。

    作者有话要说:

    作为一个善良的作者,原则上不虐

     第68章 第 68 章

    “什么人,擅闯大营”一个小将士呵斥道,风轻云收起手中的纸扇,笑盈盈得道:“在下风轻云,是万俟帝的朋友,烦劳小兄弟通禀一声。”小将士怀疑地看了她一眼,“你说是就是吗,要见主上的人多了,难道每一个我都要进去通报吗?”风轻云并不生气,浅笑道:“我记得万俟帝身边有个叫元一的,不如你把他请来,就说一位风前辈求见,就知道我没有骗你”小将士这才道:“等着”然后对另一个人耳语了几句,让他去找元一侍卫了。

    “风?”元一听到人来禀报,回想了下,少主的确认识一位姓风的,貌似对人家还挺尊敬的,“走,我随你看看。”

    围栏处,元一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个清爽的身姿,拱手道:“风前辈”风轻云见到他微点了头,元一侍卫都出来了,此人肯定是主上的朋友,小将士急忙与人拿开围栏,不好意思地看着风轻云走进去。

    元一上前问“风前辈怎么来了?”风轻云道:“我夜观天象,发现有一颗帝星陨落,算出是在此地,故而前来。”“啊?”元一一脸呆滞地望着他,对这些玄而又玄的话似懂非懂的,风轻云狠敲他的头道:“别傻愣了,快带我去见你家主上,否则迟了,那位就真的救不回来了。”“哦”元一这才回过神,带他到万俟无哀的营帐前,压低声音道:“主上就在里面,但是不准人进。”但是风轻云可不管准不准,直接掀了帘子进去,留元一梗在外面。

    “滚”一道低沉的有些虚弱的声音由万俟无哀发出,他的身形消瘦了不少,整个人散发着丧偶的孤狼气息,“唉”“世人总是如此,失去了才懂得后悔”,万俟无哀抬头,看到了她,“风前辈?”连惊诧的情绪都淡淡的,仿佛曲熠的离去连同他的喜怒哀乐一并带走了。

    风轻云走到床前观察了下曲熠的情况,“不错,至少身体完好”“前辈”万俟无哀警告的道,即便是自己尊敬的人,他也不容许其对曲熠不敬。

    风轻云道:“他曾经在我这留了一点生机,你把人交给我,我有办法救他。”万俟无哀枯寂的眸色顿时起了波澜,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紧攥着风轻云的衣角,“真的吗,他还有救”风轻云如同一个长者般安抚地拍着万俟无哀的头,“当初他跌落悬崖遇见了我和老齐国公,当时他一醒来就要去找你,但是我告诉他和你注定无果,他不信,偏要回去,于是,我封存了他一部分的记忆,借此给他留了一点生机,不过此儿倒是个傻的,为了你还是送了命。”万俟无哀心中一刺,苦笑着道:“前辈,那一点生机究竟是什么?”风轻云道:“他若一辈子不记得你,对你不念不爱,便可肆意一生,快乐的做他的曲帝。”万俟无哀心中大痛,竟然流出了一滴血泪,风轻云看到他这一副模样有些难受,道“记住你此刻的痛苦,不要再做出令自己后悔一生的事。”风轻云单手扶起曲熠,对万俟无哀道:“这人我带走了,你放心,我会救活他,这是——”我对你的愧疚,亦是我给予你的礼物。

    万俟无哀不知道风轻云是怎么带曲熠突然消失的,但当曲熠不见的那一刻,他癫狂的出了营帐,没有,什么都没有,元一见他出来了很是激动,“主上,你还好吗?”万俟无哀问他“风前辈呢,曲熠呢?”喉咙干涸的难受极了,他却无意识,元一茫然道:“风前辈不是在里面吗”万俟无哀一愣,天旋地转之间终于晕了过去,他本就几天几夜没有进食,全靠一股意念支撑着,如今连那唯一的惦念都断了,身体断然承受不了了。

    万俟无哀再次醒过来时,元一,孟逸晨,司骁等人都围着他,“少主,你的身子太虚弱了,先喝点粥吧”元一端着一碗粥给他,众人都期待地看着,万俟无哀接过粥,慢慢地喝着,看到主上终于愿意吃东西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至于突然曲熠的尸体突然不见,那位神秘的风前辈,大家提都不敢提,而万俟无哀也好似忘掉了这件事一样。

    几日后,万俟无哀从自己的帐内找到了曲熠说得玉玺和兵符,接受了珉朝连同齐家军在内的士兵,两个王朝合二为一,即万俟王朝。

    万俟无哀此后定都临都,勤于政事,成了天下人都赞叹的好帝王,但只有万俟无哀知道,自己的心丢了,他只能用无数的事来麻痹自己痛苦的神经,他不知道风前辈说的救是怎么救,也害怕猜测失败的结果,他只是抱着一个希望等下去,不管要多久,他都会等,这是他欠曲熠的。

    春去秋来,转眼又是一年,宫中的桃花都开了。万俟无哀站在桃花树下,目色深邃忧郁,“陛下,郑大人求见”“不见”万俟无哀道,郑恒进宫肯定又是为了劝他选秀的事,可是他根本没这个打算,早已决定从宗室或民间选一个聪颖的孩子继承皇位。

    李大监为难道:“可郑大人一直在朝渊阁等着呢”万俟无哀道:“就说朕出宫了”“啊”

    万俟无哀刚好穿的是常服,也不用再去换了,直接带着元一出了宫,留着李大监去应付郑恒。

     第69章 结局——终章

    万俟无哀是在白天出宫的,街市上熙熙攘攘的很热闹,但周围越热闹,万俟无哀却越发感到孤寂,和周围格格不入。

    万俟无哀索性绕过街道,沿着石桥走到僻静的柳树下,静静地望着湖水。

    湖水波光粼粼,折s,he出好看的光芒,看久了就有些刺眼,万俟无哀闭上眼缓了缓,再睁开眼时,湖面上多了一艘画舫,画舫上躺了一个人,但由于有帘子挡着,看的并不真切,恰好风吹过湖面,掀起帘子一角,才露出了一个人脸,虽然惊鸿一瞥,却足够万俟无哀震惊的愣在原地,不敢置信,惊喜,害怕,万般情绪在心里走过一遭。

    “主上,怎么了?”元一看着突然颤抖的万俟无哀,不解的问,万俟无哀没有理他,直接脚踏湖水,临波飞上了画舫,心里又期待又害怕,期待是自己想得那样,害怕又是自己看错了。

    “咚——”的一声,万俟无哀身形不稳的落到船上,船身一摇,画舫上的那人诧异的抬头,与万俟无哀的目光对上。

    “扑通,扑通”这是万俟无哀的心跳声,雕廊画栋的脸庞,一双邪肆的桃花眼,还有那不羁的发丝,万俟无哀的喉咙突然变得干涩异常,“曲熠”,曲熠嘴里叼着的狗尾草一下子掉了下来。

    万俟无哀贪恋地看着他,道:“你真的回来了”曲熠眼神飘飘地道:“嗯”。

    “你…”“你…”两人同时开口,然后同时沉默,万俟无哀道:“你来临都怎么不找我?”曲熠看到对方眼中的小心翼翼,不自在的瞥过去,道:“怕你忙,就没去打扰。”万俟无哀心酸的“哦”了一声。

    许是万俟无哀的这幅样子让曲熠实在不习惯极了,既然让他不痛快了,他就直接赶人了,万俟无哀没想到自己还有这一天,敛着脸皮问:“那你现在住在哪?我要怎么找你呢?”曲熠不耐烦的道:“老子就住在临都最大的客栈里,但你没事最好别来烦我。”“哦”万俟无哀道,不烦你是不可能的。

    万俟无哀被曲熠强制赶走了,但脸上却露出了久违的开心,整个人如枯树逢春,一下子就活过来了,元一刚刚也看到了画舫上的场景,没想到曲熠居然死而复生了。

    万俟无哀笑着吩咐元一道:“你这几天不必回宫了,就守着曲熠,有什么事发信号给朕”元一道:“是”,万俟无哀于是愉悦的走了,但走了没到两步,突然转身对元一道:“一定要跟着曲熠,要是人丢了你就再也不用回来了。”元一脖子一紧,忙道“是”

    万俟无哀回宫后还一脸的笑意,命令李大监把封存已久的曜光宫收拾干净,让众人猜测纷纷,是什么事让皇上这么高兴。

    之后几日,万俟无哀每天都会出宫找曲熠,虽然对方一直表现淡淡的,但万俟无哀却感到很满足,至少人还活着,能同他说话不是。

    这一日,万俟无哀又在画舫上找到曲熠,曲熠仍旧叼着根草,不耐地道:“你天天来作甚,朝廷上没正事干啦,你不烦我都要烦了。”万俟无哀看着他变扭的样子温柔一笑,道“我在你这丢了一样的东西,想找回去。”曲熠瞪着他问“丢了什么?”万俟无哀蹲下身子与他对视道:“一颗心”曲熠一愣,然后转过脸去,脖子上却蔓延一片绯红。

    万俟无哀却不放过他,对他伸出手道:“跟朕回去吗,朕的皇后。”曲熠抿着唇看着他,然后搭上他的手,万俟无哀见此嫣然一笑,心里的缺失感终于圆满。

    万俟王朝复辟后的第三年,万俟帝立鬼医曲泽风为后,此举激起轩然大波,但都被万俟帝镇压下去,万俟王朝在帝后偕同下开创前所未有之盛世。

    后来,两人从民间遇到一个有趣的孩子,将其带回宫中培养,立为了太子,至此,朝中偶有的一些争议终于平息。

    万俟帝一生,后宫仅曲泽风一人,曾有传言说万俟帝钟情于死去的曲帝,而上任的这位曲泽风因为和其容貌相似才会被万俟帝所喜爱,对此,万俟帝和曲泽风不过一笑了之。

    万俟四十三年,皇后病重,万俟帝让位于太子,日夜守候在曲泽风床前。

    明黄色的床铺上,曲泽风看着鬓发已花白的闻人陌,道“阿陌,这辈子我不后悔,但是下辈子,换你先来找我好不好。”闻人陌抚摸着曲熠的脸颊,轻柔地道:“好”

    作者有话要说:

    这应该是个happy end,之后就是几个人物番外了,当然为了弥补曲熠的遗憾,会有两人现代相遇的戏份。

     第70章 番外之风轻云

    我其实不知道我是谁,是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我知道自己是奇怪的,因为不会变老,也不会经历死亡,我在这世间游历了几百年,如幽灵一般,无所依靠,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他。

    当我第一次看见他时心里叫想着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他纯洁而又妖娆,勾人又不自知,他说他要报仇,要嫁给世间最有权势的女人,所以我就建立了万俟王朝,立这个男人做皇夫,我倾尽一切的对他好,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所有时光,后来,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太子,那段时光非常美好,支撑我一直到现在。

    但人的寿命是短暂的,他的身体开始衰老,容颜也逐渐不在,但我还是爱他,想尽所有的办法延长他的寿命,但他还是离开了。当我摸着他冰冷的手,在诺大的宫殿里,我感到了熟悉到骨子里的孤寂,所以我选择了离开。

    我把皇位传给了太子,然后就离开了皇宫,我又如同幽魂一样游历世间,后来我到了一个叫般若寺的地方,遇到了里面的净空大师,净空人很好的收留了我,我在般若寺住了很久,每日起床后就开始练剑,作画。

    我喜欢画那个人,看着他的画像,我感到了久违的满足和开心,我开始想象他就在我身边,每天陪着我,看我练剑,终于有一天,我顿悟了,他就是我的剑意,我的信仰,我打算去找他了,我不知道世间有没有转世一说,但我愿意相信,反正我的生命还看不到尽头,那就去找他吧。

    离开般若寺的那天,我看着满山的云,心想,我以后便叫风轻云吧,往事如烟,风轻云淡。

    我重新开始游历,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开始像一个人。大约有个几百年了,我听到了万俟王朝被曲朝取代的事,但我的内心没有太大的波澜,我知道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再后来,我在临都城外遇到了一个神医,他说他是曲朝的王爷,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我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我还要找人呢,怎么会接受其他人,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就离开了。

    十几年之后我无意又回到了那里,正好看到了一个长得漂亮的少年,我对他有一种自然的亲切感,所以我救了他,当我看到他身上的半缘剑后明白了,他是我的后人,不知道是曾几孙了,我隐约猜到了他是想复辟万俟,我没有想太多,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早就不是万俟女帝了,而是风轻云。

    当我在悬崖底遇见曲老王爷时很惊诧,记忆里的那个英姿少年变成了一个古怪的老头,然后我看到了他的徒弟,曾经和我的后人一起出现过,当那个孩子醒过来挣扎要去找我的后人时 ,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熟悉的东西,但是我知道让他就这样去找不会有好结果,所以我给他喂了一个药丸,是我在漫长的时间里好不容易制成的,能够在关键的时候吊住他一命,不过这个药有后遗症,所以他失去了一部分记忆。

    当听到两军交战的消息,我知道不好了,于是我急急赶到了战场,看到了我的后人心神破碎的一幕,那一刻,我想到了自己,我查看了曲熠的情况,还好,因为那个药丸,他还有救。

    我会救好他,但在此之前,我觉得我的后人应该受些惩罚,所以我故意骗他讲了一些让他心痛的话,然后带走了曲熠,就让我的后人再次尝尝失去爱人的痛苦吧。

    我花费了大量的j-i,ng力,草药终于和曲老王爷救活了这货,我挺开心的,这也算是我这个做长辈的一点心意,送给晚辈的礼物。

    曲熠身子一好就要急着要走,我知道他是急着去找谁,等曲熠离开后,我觉得自己也应该走了,于是我又开始四处游历,我漫无目的寻找一个人,我的爱人。

    作者有话要说:

    风轻云就是万俟开国女帝,从头至尾只为一人,只有一个执念。

     第71章 番外之现世

    敞亮的飞机场人潮涌动,许多人手执着牌子兴奋地盯着通道出口,“曲熠怎么还没出来,他的行程上明明就显示的是今天呀。”“大概是因为什么延迟了吧,大不了多等一会。”

    另一边,机场的特殊通道,黑色皮鞋与地砖独有的碰撞声,一个身着绿色军装的男子迈着沉稳的步伐,j-i,ng致的面庞上薄唇微讽,整个人冷淡矜傲,他身后站着一个人同样穿着军装,看起来似乎是下属,手里还拿着一个公文包,“首长,车子早就到了,您是去军政部还是直接回大院。”“大院”万俟无哀十分简洁的道。

    万俟无哀出了通道走到了移动扶梯上,扶梯上有人赶急要走,往前的时候挤到了万俟无哀那边,万俟无哀就顺势侧歪着身子给他让路,但没想到那人身后还背了一个很大的行李袋,上半身一闪躲就撞到了另一个人身上,“抱歉”万俟无哀对被撞到的那人道,“没事”一个好听的声音传来,惹得万俟无哀瞧了他一眼,就见他戴着帽子和口罩,整个人遮得严严实实的,出于军人的下意识,万俟无哀仔细打量了这个看起来奇怪的人,遮得这么严实,难道是黑三角的毒贩,还是哪个在逃的通缉犯?万俟无哀默默地贴近了对方,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盯得曲熠有点发虚,不会吧,军哥哥也追星,自己遮得这么严实还能被认出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下了扶梯,曲熠明显步伐加快了许多,但万俟无哀总能不紧不慢的跟着,让曲熠有点想哭,他真的不想在机场被认出来啊,但是,算了,看着这位粉丝如此执着的份上,他就给人家一个签名吧。于是曲熠干脆的停下脚步,转身道“好吧,我承认我是曲熠,我身上没笔,你应该带来吧。”万俟无哀眼中闪过一丝错愕,曲熠?没听过那个毒枭是这个名字啊,但是看着对方清澈的眼眸和伸出的手,万俟无哀愣愣地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钢笔递过去,身后的司骁副将诧异的看着自家首长,曲熠接过笔,问他:“签哪儿?”万俟无哀又是一愣,曲熠扫视他上下,道:“难道你想签到衣服上?”司骁笑着上前拿出一个随身小笔记本,道:“签在这吧”他已经猜出来这大概是哪个明星把他家首长当成粉丝了,“ok”曲熠挥挥洒洒签上自己的名字,但这一幕被某个眼尖的真粉发现了,惊叫道:“曲熠,曲熠在那里”轰,一阵狂热的哄声逼近,曲熠颤了一下,急忙把签好的笔记本揣到万俟无哀手里,然后慌张的跑了。

    万俟无哀看着那个落跑的身影抿紧唇角,展开笔记本,‘曲——熠——’两个字被写得潇洒无比,“首长,那只笔是您一直用的”还是老首长送您的,就这么被别人顺走了,“算了,是我先认错人的”万俟无哀道,轻合上了笔记放到了胸口的衣袋里。

    一直到坐上车,万俟无哀脑子里还在想刚刚那个少年,捂着胸口,眉心微蹙,心口,为什么会有点闷痛。

     第72章 番外之现世

    万俟无哀回到大院时刚好看到自家爷爷和曲家老爷交谈甚好的模样,听到动静,两个老人齐齐看向大门,“爷爷,曲老”万俟无哀道,“陌小子回来了”曲老笑着道,“听说你都升至上将了,不错,年轻有为啊,不想我家那小子,跑去做什么歌星,整日每个正行。”万俟无哀眼神一晃,想到今天那人好像也是个明星,都姓曲,是巧合吗?

    万俟无哀跟两人打过招呼就先上楼了,刚洗完澡就接到了表妹的电话,“惜恣,有什么事?”对面的阮惜恣巧笑地道:“真是,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呀”万俟无哀淡淡地道:“我还不知道你。”“好吧好吧,我是有事啦”阮惜恣撒娇地道:“你们那明天有个文艺演出吧,帮我要曲熠的签名照呗。”万俟无哀眸色一闪,他明天会来吗,莫名对这个文艺演出有了期待,回了阮惜恣“知道了”,对面传来激动的耶。

    第二日演出开始,万俟无哀坐在最前面正中间的位置,几个节目都很出彩,后面的兵将看得很认真,但万俟无哀却表情淡淡的,有点不在状态,直到主持人说下一个节目,表演者曲熠时,万俟无哀蓦然摆正了坐姿,炯炯的看着台上。

    曲熠表演的是一首歌,歌曲偏激昂那种,万俟无哀看着他为了配合歌舞穿搭的衣衫有些不满,衣领开得这么大,腰也太细了,听说明星都喜欢节食减肥,这样下去对身体可不好,得补补,等会,万俟无哀错愕了下,自己为什么会考虑这么多,不过是个陌生人不是吗?

    等到文艺演出结束人散了,万俟无哀整理了下衣襟,迈着禁欲的步伐走向后台,一眼就看到了换好休闲服的曲熠,“你好”万俟无哀道,曲熠诧异地看着他,心道这不是昨天机场的那个粉丝吗,疑惑地望着他,其他人看到万俟无哀一副军装跑来找人也很惊奇,一脸八卦看好戏的模样,万俟无哀淡定自若的道:“能给我一张你的签名照吗?”扑,众人跪了,眼中的八卦之火越发熊熊燃烧。

    曲熠当然察觉到了其他人火热的目光,对万俟无哀道:“我们出去说吧。”“好”

    走出为表演搭建的戏台,天上的月亮正好,给两人身上打下一层柔和的光。曲熠掏了掏口袋,拿出一支钢笔,递给万俟无哀道:“这是上次被我不小心带走的,还给你。”万俟无哀接过笔,听到曲熠道:“我出门不喜欢带东西,所以暂时给不了你签名照,不如这样吧,你给个地址给我,我回去后让人寄给你”万俟无哀点头:“好”,就直接寄到那丫头的家里吧。

    接着万俟无哀用手机给曲熠留了地址和联系方式,曲熠看着手机里多出来的通信录一笑,一边走一边道:“好,那到时候我就寄到这里了,呀……”

    夜晚光线不好,曲熠脚绊到了什么,身子一下子下倾,就在曲熠以为自己要和大地亲密接触时,一双有力的臂膀挽着他,但万俟无哀轻视了对方的体重,没想到看起来瘦弱的一个人身材倒挺结实,一下子把万俟无哀压倒在地上,“嗯~~”万俟无哀发出一丝闷痛,同时脑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阿陌,下辈子,换你先来找我。”

    “你,你没事吧?”曲熠有些无措的道,同时支撑着手想站起来,但万俟无哀用力一握,曲熠就又趴到了对方胸口上,姿势更尴尬了,万俟无哀望着他眼中闪过繁华锦绣,轻笑着道:“我的腰好像被闪到了”“啊,那我去叫人来”曲熠慌张道,万俟无哀一双眼紧紧黏在他身上,道:“不用,我发现这样抱着你就不疼了”曲熠怀疑地望着他,还有这种c,ao作,但万俟无哀却一只手将他的头按到自己的心口上,笑得像只餍足的贵族猫,笨蛋,记得这辈子是我先找到的你,这次,换我来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