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异世发家娶夫郎 第16节
    母女俩高兴了好一会儿,何夫人又交代女儿:“千万把杨雪藏好了,别让张家找到她,在何家的餐食铺子开张,一切尘埃落定时,一定不能出岔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6106480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十九 3瓶;小马拐的老妖怪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5章

    半个月后, 城东的一家小酒楼盛大开业, 又是优惠又是新品。

    何盛看着络绎不绝的客人,脸笑成了朵儿菊花。

    “这是张家新开的酒楼吗还是卖的红薯粉啊。”

    “你不知道吧, 这张家的老板和这家酒楼的老板是翁婿关系, 原本就是一家人, 估计是瞧着四方街的客人太多, 又开了一个小酒楼。”

    客人稀奇谈论, 不在乎到底背后是什么,他们只管哪家有优惠,哪家好吃。除此之外,赶来瞧热闹的还有同行的人, 以及气急败坏赶来的吴中锐。

    何盛原本是不想见吴中锐的, 但是人堵在门口,怕是搅了生意, 他只得把人让进来。

    “老丈人,您可不仗义!”他一大早就听见了风声, 急急忙忙的赶过来, 这么大一件事,在酒楼开业之前,他可是丝毫不知。

    窃人方子, 另起炉灶,这可是餐食行业的大忌讳,虽然何盛之前不是之前这个行业的,但是现在这么做还是令人反感。

    “我哪里不仗义你怕抢了你生意不成, 咱们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

    吴中锐低声道:“这可是张家的方子!”

    “这当然是张家的方子,你别忘了,不光你和何家是一家人,张其他也是啊!”何盛笑道,门外人也只会当是张家自愿同何家开的酒楼,只是不晓得后头赚钱的人是谁罢了。

    他一脸得意的笑容在吴中锐看来着实卑鄙,生意人着实都是老狐狸,别人不知道何家和张家的关系,但是他可清楚的很。

    “您就不怕张家找上门来”

    “他来又如何,还能把我这酒楼掀了不成,敢砸东西,就得上官府!”

    吴中锐摇了摇头,看来何盛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他劝不住,也感到奇怪,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还不见张家来。

    想法刚从脑子里谋生,忽然一群腰间撇着佩刀的人把酒楼给围住了,何盛连忙撇开他,急惶惶的跑出去:“各位官爷,你们怎么来了”

    “自然是来瞧瞧这新开的酒楼。”

    县太爷腆着个肚子,从列成两排的侍卫中走出。

    何盛连忙行礼:“实在不知县太爷光临大驾,有失远迎。”

    县太爷瞧着点头哈腰的人,压根儿没理会,径直走进了屋里,张其走到何盛的身前,见他还垂着头行礼,好心拍了拍:“何老板,县太爷进去了。”

    “你来干什么!”何盛扬声道。

    见自己被瞪着,张其勾起嘴角:“当然是来看看何老板卖的粉条了。”

    两人一同进了酒楼,县太爷站在里头,酒楼里的百姓全都放下了筷子。

    “何盛,你们酒楼卖的是什么”

    “卖的是红薯粉条。”大家都知道这是什么吃食,他也没必要弯弯绕绕搞别的名堂,坦诚道。

    “很好,这红薯粉也是我们邱阳县的一道名菜了,想必常去吃的人都知道,也包括本官这粉条是张家卖的,现在你怎么卖起来了,该当何罪!”县太爷原本温和的声音忽然一变,声厉色茬。

    何盛一个激灵,他不明白张其跑去跟县太爷说了什么,怎生管起这些事情来了,莫非是被张其收买了,脑子里在猜测,脸上却挂了一副被冤枉了的委屈表情:“大人,您有所不知,我和张其是翁婿关系,一家人,谁卖不是一样”

    县太爷看了张其一眼,张其便道:“是翁婿,无法不承认,但是有一点我得说明,我可从来没有让老丈人您卖粉条,这粉条的方子是我张家一直严守着的,前些日子被盗走,我还真好奇是谁呢,今儿可算是明白了。”

    “老丈人,其实一发现是您,我实在是伤心,怎么都是一家人,您竟然做出这种事情,看在一家人的面子上,我原本也是不想追究,不好追究的,可是当今皇上有命,吾等草民岂敢不从。”张其朝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不一会儿,众目睽睽之下,两个人抬着一块匾额出来,里头赫然镶嵌着一张墨宝。

    “只此一家。”

    虽然是很普通的四个字,但是龙飞凤舞的笔触,以及上头盖着的印章,登时就把何盛的脸都给吓黑了。

    他口齿不清道:“是,是你,是你拿到了皇上的奖赏。”

    张其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当时在江繁的时候,何盛听说了天子寻人献食,当即就去找了吴中锐,只可惜吴中锐的菜没有入了娘娘的眼,后来他听说有一男子献食成功,得了皇上的奖赏,当时他们一行人还感慨,是谁有这么好的运气。

    如何他都没有想到,那个人竟然是张其!

    他瞧着那块匾额,心下难掩沧桑,这就是个天大的好奖赏,给张家的生意扫除了太多的荆棘,皇恩浩荡啊!

    也难怪,一个发家致富的方子,如何会那么轻而易举的就得到,张家的老婆子再老也糊涂不成这样,只怪当时被冲昏了脑子,得了方子后,张家没有太大的异动也没觉得多奇怪,是他!是他老糊涂了才对。

    县太爷当着店里的百姓道:“现在大家都瞧见了,张家的吃食只有张家能卖,这是皇上的意思,这就是谕旨!天下人谁敢违背,那就得坐穿牢底!”

    “来人,把这罪犯带走!”

    何盛被押走以后,一边看了一场好戏的吴中锐才走出来:“张老板真是好计谋啊!”

    张其挑眉:“吴老板不厚道啊!老丈人被捉走了,不求情也不着急。”

    “张老板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比起不厚道,我如何能跟你比,你可是亲手送老丈人上官府啊!”

    张其笑了一声:“那我要不要告诉吴老板,其实指使人来张家偷方子的是你的爱妻呢”

    吴中锐脸色一变,张其见状朗声笑着走了,并没有说要如何处置何绣。

    他心里明白,张其这是念在大家是合作关系,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但是也是在提醒他,好好看着何绣,否则也不会手软。

    过了一会儿,他脸上有了笑意,可得好好谢谢这个顺水人情,让家里那只母老虎再也凶不起来。

    何盛被抓,整个邱阳县闹得是沸沸扬扬,大家一边谈论张家有御赐的招牌是多么威风,又一边谈论着何盛是多么无耻,这下子总算是踩进了y-in沟,这事儿好长时间都是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恶人锒铛入狱,张家自然是皆大欢喜。

    在此之时,黄西带着彩礼往张家去,正式向张家提亲。

    吴家这时候也没有闲着,吴中锐把自己从江繁带回去的小心肝儿给接到了家里,准备给个名分。

    何绣自然是又哭又闹:“吴中锐,今天你是要这个小妖j-i,ng进门,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但凡有点良心,你就该去打点关系,把我爹救出来,可是你非但没有一点心动,反倒是掉头就把这个贱货给接到了家里!你还有良心吗”

    面对何绣的哭诉,吴中锐不为所动:“你爹干些龌龊事情,谁有脸去救,他可犯的不是小事儿,他偷的是皇上御赐招牌的张家!你别跟我在这里嚷,我嫌丢人!”

    “好啊,好啊!你可真会落井下石!别以为你现在跟张家有点交情了不起,我告诉你,他们迟早也会整你!”

    “我行的端做得正,我怕什么。”吴中锐走进面目狰狞的何绣面前,低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让人去偷的方子吗我劝你最好安分点,哪天惹的我不高兴把你丢进官府里,和你那老爹一起把牢底坐穿。”

    吴中锐拍了拍衣袖:“念在我们夫妻一场,我才收留着你,别不识好歹,你在我吴中锐眼里,屁都不是,别把自己想的太好了。”

    何绣大哭了一场,晃晃荡荡走出了吴家的门,何夫人险些把眼睛哭瞎,当初夸赞她多么懂事聪明,现在就有多埋怨她,说是她把何家给毁了。

    何家可不是毁了吗,家里没了顶梁柱,也没有个男丁,名声也坏,提起何家路上的人谁不是摆头,生意为此一落千丈,多少年的基业啊,说垮就是真的垮了。

    树倒猢狲散,家里已经乱成了一团,家丁仆人已经走了很多,何家已经快成了个空旷的宅子。

    她到何家门口的时候,见着外头停了一顶宽敞的轿子,正奇怪是谁来了,正想进去一探究竟,便见着何尤挽着杨落星从宅子里出来,而后头还跟着张其。

    她恨得美目几欲出火:“呵,这么快就急着去享福了啊!”

    落魄者的挑衅,成功者自然是不屑一顾,谁会在意疯狗乱吠呢!

    三人笑着从她的身旁走过,像是压根儿没有注意到她一般,瞧着人陆续上了轿子,她咬牙叫住了何尤。

    “你有事”何尤望着她,从那双又恨又悲哀的眼眸子中,他确实看出了她有话要说。

    他跟张其杨落星说了一声后,从轿子上下去。

    何绣笑了两声,笑中含泪。

    “我还真没想到,能笑到最后的是你。”

    何尤神情平淡:“但我和你恰恰相反,我早就知道我会笑到最后。”

    何绣倒是难道没有再逞口舌之快:“你就这么恨爹吗眼睁睁看着他被张其送进管服你。”

    “我当然恨他!比起恨你和恨大娘,我更恨他,在何家的那些年,大娘想拿捏我和爹爹就拿捏,从来就没有把我们当成何家的人,这些,何盛他通通都知道,知道我们在何家受欺负,他也就眼睁睁的看着。我要嫁给张其,他随口就能和我断绝父子关系,把我扔在云回村,不闻不问也就罢了,还不准爹爹来看我!”

    “他真的有把我当他的孩子看待过吗他心里只有你!送他进官府的人是我吗不是我,是你,你指使杨雪来偷秘方,是你害了他,要怪你就去怪自己吧。”

    何绣大笑了几声,笑着笑着竟然哭了起来:“你现在得意了,张其待你百般好,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我现在是个丧家犬,娘家没了,夫君也要带小贱人入宅子。”

    “我当然得意了,我有资格得意啊,今天的一切都是我辛辛苦苦得来的,可没有你一开始就嫁进富贵人家那么轻易。”

    何尤顺了顺头发:“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转身上了轿子。

    何绣望着那顶轿子,该是多么奢华。她忽然就想起了当年她第一次去云回村的时候,也坐在顶好瞧的轿子,见着灰头土脸的何尤跟张其在河里摸鱼,那时候的她该是多么的骄傲啊!

    晃眼间,他却什么都有了,而她却什么都没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十九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6章 完结章

    入夏, 天气越渐晴朗, 城里比乡下热上很多,但是这当头张家的人都没有去在乎冷热, 一家人都忙着筹备婚事。

    “芸芸, 大姑娘了, 嫁人了可不能再小孩子心性了。事情多听夫君的, 打理好家里的事。”

    夜里, 张刘氏院子的灯光还亮着,母女俩说了不少的体几话。

    芸芸沉浸在嫁人的新奇和紧张中,回屋也睡不着,干脆像小时候一样和张刘氏睡在一起, 恐怕这也是最后能和母亲睡在一起的夜晚了。

    第二天一早, 天还没有亮,芸芸就被张刘氏叫了起来。

    何尤负责给她上妆, 笑道:“记得当初我出嫁的时候,还是自己起来上的妆呢, 天也没有亮, 慌慌忙忙的,也不知道画得怎么样,不过好在画得好坏, 你大哥都不喜欢。”

    芸芸被他逗笑出了声音:“大哥实在是太不解风情了。”

    “以后嫁到黄家了,可要常回来,反正离得也不远。”何尤替她画好了妆容,轻声道。

    芸芸点点头:“我一定会的。”

    想着何尤一直以来的照顾, 芸芸眼睛有些红:“哥夫,谢谢你。”

    何尤怕小姑娘哭出来,连忙哄道:“好了,该盖盖头了,可漂亮了。”

    吉时到,张家外吹啰打鼓的声音渐盛,新娘子被送上了花轿。

    邱阳县的首富张家嫁女,嫁得又是城里的大户人家,无疑是强强联合,阵仗也是别样的大,小孩子去讨喜糖就没有讨不到的,路上围观的百姓十分多。

    众人津津乐道,是一桩令人艳羡的好亲事儿。

    何尤看着十里红妆,倏忽间觉得有些惆怅,转眼间,自己领着去买胭脂的小姑娘都嫁人了。

    张其站在张灯结彩的家门口,他揽着何尤的肩膀:“当年你出嫁的时候,轻车简便,我时常想起都觉得对不起你。”

    “我们都成亲这么久了,还说这些。”

    张其轻笑:“我为你准备了份礼物,就当是谢谢我的夫郎当初没有嫌弃我一无所有,下嫁云回村。”

    听着礼物,何尤还是有些高兴的,毕竟是自己夫君准备的,他问道:“什么礼物”

    张其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拉着他进屋去:“晚些时候告诉你,今早起了个大早,还什么东西都没有吃呢。”

    邱阳县街道上,艳红色的轿子还在继续往前。

    张家某一铺子外靠着个人,他望着气派的迎亲队伍,脸上有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后悔了吗”

    “是我去晚了,不过她能嫁一个好人家也挺好的。”

    吴春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吴冬在门外瞧了好些时候,直到热闹褪去,他才慢慢走回铺子里。

    夜幕降临,邱阳县的灯火逐渐亮堂了起来。

    张其牵着何尤漫步在街道上,两人很久没有这般惬意散漫的一起走走了。

    “我们要去哪儿啊”

    “瞧着,到了。”

    何尤抬头,发现两人竟然走到了城东,眼前是一座吊脚茶楼,正是看湖中夜景的好地方,他还不知道这边开了这么一家有意思的茶楼。

    “上去看看”张其提议。

    何尤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是不是早就在这里订下了雅间”

    张其牵着他往里头走:“这回你可猜错了,我真没有来定雅间。”

    进茶楼的时候,里头的小二见着张其就恭敬的招呼了一声,引着两人往楼上去。

    何尤瞧了瞧茶楼大厅,十分宽敞,前头还有很大一个台子,可供说书唱戏,楼上足足有四层,看夜景喝上一壶好茶,确实是个好地方。

    他都瞧着里头有好些年轻的公子哥儿,小姐,又见小二明显一副认识张其的样子,他心里不禁有些吃味,张其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一路上碰见的小二都要跟他招呼,不知是来过多少次了,竟然现在才带自己来,之前都不知道是和谁来的。

    “到了。”

    吊脚茶楼视野最好的房间,一扇巨大的窗子面向城东的湖,可以看见湖边的灯光,湖中的游船。

    张其拉过有些出神的人,让他坐下,他坐在一旁,拉着他的手,温声道:“记得当年我们在城里有了自己第一家铺子的时候,有一天夜里,我们走在西街上,你告诉我说,城东这一段夜里的灯光最为明亮,会有很多商户在湖中央的游船上寻欢作乐,吊脚楼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你说你总爱夜里偷偷跑出来,在这边游玩,看花灯。你还说夜景花灯和我都喜欢,我已经是你的了,所以把这座茶楼送给你,往后你想什么时候来看花灯,想看多晚都可以,再也不会有人会把你抓回去关进小黑屋里了。”

    何尤听着便红了眼睛,他不敢看张其,只能望着那一片湖,和变得影影绰绰的花灯。

    张其把他抱进怀里:“别哭,应该高兴才是啊。”

    何尤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声音有些哽咽道:“我就是太高兴了。”

    他带着抽噎的声音笑了一声:“你怎么想起要给我开一个茶楼的”

    “因为有钱人家的夫郎都是有茶楼的。”

    何尤有些莫名其妙,这是什么歪道理,他在城里这么久都没听说过谁家的夫郎有茶楼的,不过不管这些,他心里总归是很高兴的。

    两人携手望着城东的湖心,一辈子很漫长,所以一定要和心爱的人执手…………

    好多年以后,也不知道是哪一年,张家迎来了第二个小子,不过这次是个哥儿,张刘氏和杨落星都很欢喜,当然,最开心的还是何尤和张其。

    大哥张随酷爱念书,整日泡在书房里不出来,张刘氏和杨落星一边高兴一边愁,只怕张家老大是个书呆子。不过好在小哥儿张新出生的时候,大哥难得从书房里跑出来,瞧着又黑又小的张小新。

    张小新长到七八岁的时候,眉眼就颇具何尤的风韵了,长大了也不知道又是哪些少爷的青春年华。

    小新和大哥恰恰相反,他一点也不爱读书,大哥教他读书写字的时候,不是打瞌睡就是偷j,i,an耍滑,大哥很头疼,他觉得张新以后肯定会嫁不出去。

    然而张小新也有自己的爱好,比如他很喜欢跑去爹爹的茶楼里,坐在掌柜的位置打算盘,茶楼里的人都宠着小魔王。

    张家的孩子都有出息,大哥不大点就熟读四书五经,小哥儿小小年纪就把算盘打的噼啪响,算起账来,别人不敢含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