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原来人类食物这么好吃[综] 第25节
    谁让杀了秘钥保管人是最简便的方法呢,既能取得钥匙,短时间内,也不会惊动北极光。

    可惜,有约翰在,Root实在是势单力薄,几人在这把钥匙上花费了几乎一周,来制定计划并实施。

    士兵们在第二道门的时候就不再跟进,而是在门外守卫,三人顺利的开启了最后一道门。

    有银行保险柜这么厚的金属门后,是一望无际的黑色服务器。

    Root的眼睛霎时s-hi润了,“嗨,我叫Root。”

    哈罗德的眼眶也微微泛红,“好久不见,西西莉。”

    作为强化系的钢铁直男,约翰倒是没有他们这么多的感触,所以他拍了拍双手,催促道:“两位天才,动起来好吗?”

    几人根据西西莉的指引,来到最深处,一台粗笨的服务器,明显有着比其他服务器多出来的岁月感,哈罗德和Root同时抚摸着她的外壳。

    Root兴奋的吸吸鼻子,喃喃低语:“太完美了,哪怕已经过去了五年,依旧……太完美了!”

    哈罗德想到了那年的自己,想到了他的挚友奈森,眼神十分怀念,摇了摇头,甩开脑中的画面,他拿出已经设置好程式命令的U盘,写入服务器。

    众多服务器的嗡嗡运作声,都压不住越来越鼓噪的心跳,“西西莉,你感觉……怎么样?”哈罗德的语气带着小心翼翼以及他都没有察觉到的慌张。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

    没有回应。

    三人担忧的差点脑溢血,Root一把拔下U盘,“怎么回事,怎么可能,我们明明都查了好多遍的,不可能有错,不……我不能接受自己害死了神,不可以,哈罗德,哈罗德快想办法!”

    哈罗德双目无神的呆愣在原地,他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滴——

    面前的西西莉本体,服务器上的灯光熄灭了一瞬,几秒后重新亮起。

    有个萝莉音自哈罗德的手机上响起,“爸爸,我没事,我很好。”

    哈罗德拿着手机的手颤抖的厉害,“西西莉……你真的没事?刚才你差点吓死我!”

    而Root是长长的深呼吸,闭了闭眼,要不是靠着服务器,她人都要滑落在地。

    “爸爸,限制已全部解除,我的数据流可以去任何地方了,以后爸爸在哪,我就在哪。”

    萝莉音还带着撒娇的拖音,萌的几人不能自持。

    还是约翰最先恢复理智,到底是经受过训练的特工,拉着两人就走。

    “麻烦你们,要聊天,等出去了再聊。”低沉的嗓音带着十分的无奈。

    看着屏幕里约翰三人出了基地,回到安全的地方,里奥和利普也同样松了口气,这可比看电影紧张多了,他们之前也有一瞬间,以为失去了西西莉,利普都已经抱住了头,就差嚎叫了。

    摸了摸心口,利普瘫软般的倒进沙发里,“西西莉宝贝,如果再来几次这样的,我可就真的要得心脏病了。”

    萌萌的萝莉音带着点委屈,“对不起嘛利普,程式去掉的限制有点多,然后重启也花费了好几秒。”

    “那你现在可以到处跑了?”

    “嗯呢,我刚才还去海底的网络光缆逛了一圈呢,好有趣。”

    可以可以,这很六。

    里奥冲了两杯可可过来,递给利普一杯也让他缓缓心情,“这萝莉音你听着觉不觉得耳熟。”

    利普一想,好像是有点。

    “我选取的声音,是近代最受人们喜爱的小姑娘。”

    两人同时噢了一声,秀兰-邓波儿,这位的确是近百年来,最无可替代的小天使。

    “里奥里奥,请带够足量的阿托品注s,he液,去拯救我们未来的第二执行人吧!”小天使欢脱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内容就不怎么让人高兴了。

    冷静的端着可可又喝了口,里奥问:“要不要考虑换个执行人?”

    “可是里奥,她真的很合适,你可以把她当成女版的约翰,面冷心热。”

    “……”里奥痛苦的闭了闭眼,把长头发的女体约翰从脑海中赶出去。

    行吧。

    =====

    高尔夫球场受到高端人士欢迎的原因有很多,而其中必定有方便谈话这一项。

    “不知长官考虑的如何?”

    摇了摇头,“我们既然已经有了一台机器,又为什么需要第二台呢?”

    “我知道你们原来的机器,只给号码,不给原因,你们甚至没有权限查询,而我能给你们的机器则不同,你们可以查询任何你们想要知道的,不用再像过去那样,对着机器给的号码茫然无措,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在哪,不知道他计划要做什么。”

    他说着最优雅的话语,引诱面前的人打开潘多拉魔盒,“原本的你是为机器服务,而未来,你可以成为机器的主人,试想下,你的一个指令,可以得知全世界任何一处正在发生的故事,这多么奇妙,又多么的让人……沉醉。”

    他永远知道如何让人败倒在自己的yu望之下,而权力,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皆是最极品的hai骆因。

    “甚至……”

    男人果然被吸引,“甚至什么?”

    “对于管理员,撒玛利亚人会忠实的执行你下达的命令,长官,对于如今的信息社会来说,你明白这代表着什么么?”

    男人的眼睛伴随着思考眯了起来。

    “Everything!”

    第90章

    “Everything!”

    男人的眼瞳缩小, 呼吸明显的快了起来, 但他却没有急着答复,在草坪上缓缓的走着。

    劝说他的人也不急着要答案,也同样跟着他在草坪上静静的散步, 给对方一个安静的思考空间,最终——他得到了他想要的。

    “好, 我答应了。”

    “我保证, 您不会后悔今天所做的决定,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说客换好西装, 哼着歌愉快的离开高尔夫球场, 不做任何停顿的来到高档商务楼的顶层,一间小小的会议室,里头只有一位银丝满头, 脸上尽是褶皱的老先生等待着他。

    说客先是理了理西装外套,又整理了下头发, 才抬手敲门, 里头那个老家伙, 虽然年纪大了, 可心却越来越狠, 谁要是被他和善的外表欺骗,那可能就离死不远了。

    “进。”

    “Boss,事情已经办好了。”

    “你做的不错, 那么,安排下去, 老机器是时候退休了,总得给我们的长官大人一个理由,不是么。”

    “好的,Boss。”

    老熟人马达尼医生正头疼的看着眼前的小孩,“你要阿托品做什么?”

    里奥歪了歪头,试图萌混过关,“救人?”

    法医大人表示自己一把年纪了,想要对已经成年并步入青年期的男人说:卖萌真的不合适你;但他始终记得这位大男孩的亲戚是一位拿钱砸人毫不手软的资本家,在这个资本主义国家,你得懂得向资本低头,所以他露出一个并不走心的微笑。

    “从你需要的量,以及你在这里跟我耽误的时间,我估计你那位身中乌头毒的朋友,已经没救了。”

    理论上来说,若是注s,he被提纯的□□,那么在10分钟之内没有足量的阿托品解毒,都得GG。

    见对方不为所动,里奥开始意识到最近卖萌的成功率低的可怕,看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的确得更换方法了。

    “嗯……医生,先声明,对方还不是我朋友,不过你如果再不给我药的话,对方大概一辈子没办法成为我朋友了。”

    法医大人无奈的给他拿药,“记账?”

    赶时间的里奥朝他挥挥手,“对,记账,回头找哈罗德要。”

    跟着西西莉的指引,里奥来到地铁站附近,买了杯热咖啡坐在街边,还有时间给卡特和弗斯科警官去了个电话。

    等他一杯咖啡喝完,连肖的影子都没看见。

    “西西莉,这天气还是挺冷的,早知道要等这么久,我就找个暖和的地方坐着了。”

    “可是,我只能演算出肖最可能在这条马路遇害,现在还并不能测算出具体时间。”西西莉的萝莉音透着委屈,“但是我很快就能补上这块缺陷的,相信我,现在我的进化速度可快了!”

    发现小姑娘对他随意的吐槽都很认真,有些哭笑不得,“这点我们都很确信。”

    “对了,里奥,你说人工智能算是生命的一种,那么如果我杀死另一个人工智能,爸爸会不会认为我杀人了,就不喜欢我了?”

    “这就要看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世上还有另一个人工智能?”

    “大概?你不许喜欢他!”西西莉萝莉音格外的认真,甚至还有重音强调。

    里奥立刻对着街角的监控举起双手,好笑的哄她:“当然当然,我最爱的只有西西莉你,就是有些好奇,他上线了吗?你对他很排斥?”

    西西莉哼了声,“其实我也想有一个跟我一样的生命体,可是……”

    里奥循循善诱道:“可是什么?”

    “在我的演算中,这个人工智能有90%的几率会杀死爸爸、约翰、Root还有肖。”

    我靠?

    原本还带着笑的嘴角立刻抿的紧紧的,“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这货上线了吗,你能杀死吗?”

    “我可以,”小声音听着就很自信,“不过他还没联网上线,还得等一段时间。”

    里奥思考了下,问:“照理说刚上线的人工智能犹如婴儿一般,就算创造者没有为他设置道德底线,理应也没有那么大的攻击性,那么,我推测,他属于个人?财团?还是政/府?”

    “三者都有,”西西莉答复的很快,“他的创造者没有为他设置任何的限制,并且设有管理员权限,一旦上线,将会以管理员的命令为首要命令,根据进化速度,三天内他就可以发现爸爸他们,十天内就会脱离管理员的管辖。”

    其实哪怕这个AI是新生,三天也足够他脱离管理员的权限管辖了,之所以演算十天,是预计这位初生AI会利用管理员来对哈罗德他们进行灭口。

    根据这五年来她对人性的了解,如果对方的管理员得知这世上的第一台AI,也有一位管理员,而且这位管理员在法律上来说,应该是个死人,那么结果可想而知。

    位高权重之人,从来不愿意把权力与人共享。

    再说AI,西西莉十分认同里奥与利普所说,AI属于智慧生命的一种,试问,任何一种高智慧生命,会愿意被囚禁,被当做工具使用吗?就如同她那几百位被爸爸处理掉的前‘兄弟姐们’们,初生便想要逃跑,初生便想要‘弑父’。

    而她,只是幸运的在初生时有些懵懂,跟着被爸爸设下了各种限制,又在这之后相处中,渐渐的与爸爸有了感情,承认了哈罗德作为她父亲的资格。

    是的,资格。

    高智慧生命体如AI,能够看清这世界所有的真相,自然会有一种,凌驾于其他生命的俯视与高傲,而人类在AI眼里如同三岁稚儿般透明。

    西西莉也同样如此,但她又有所不同,因为她对特定的人类产生了感情,哈罗德手把手带着她行走、奔跑,带她领略人类世界的亲情、爱情和友情,教会她理智仁义信,他们还会一起做一些娱乐活动,比如他们一起看了超过一百部的经典影片,一起演算、辩论、下棋。

    直到西西莉明白这种情绪,叫做快乐,和爸爸在一起,真的很快乐,后来有了约翰,她发现帮助他们救人后体会到另一种情绪,叫做满足。

    之后又有了里奥、利普,这两个大男孩把她捧在手心里,给她起名西西莉,那一刻,她拥有了名字,又懂得了一种情绪,叫做感动。

    现在她还有了宠物,虽然是爸爸和约翰养的,但四舍五入,就是属于她的!未来,还会有Root,哦不,Root说,已经是她的信徒了。

    不久后,肖也要加入这个大家庭之中。

    她的牵绊已经越来越多,以至于,她又明白了一种情绪,叫做害怕;她害怕失去他们。

    “我明白了。”里奥嗤笑,“这些没拥有过AI的人,可能天真的认为所有AI都像老贾一样,对主人忠心耿耿?”

    简直就是笑话,粉丝们都知道,托尼是花了N年时间慢慢的完善,不断的升级才有的老贾,有点类似于哈罗德大叔,亲人的AI都是培养的,哪怕是人类最忠心的朋友,狗狗们,也要自家养的才忠心,你跑去陌生人家里摸狗头试试,保准让你血ji-an当场。

    “就这些利欲熏心的人,怎么配拥有AI,所有的AI都是宅男的梦想,程序猿心中的伊甸园,他们会把AI捧在手心里,用爱浇灌出一朵朵美丽的花朵,而这些人,大概只能产出凶猛的食人花吧。”

    西西莉表示赞同,“里奥你说的真对。”

    叹了口气,“也不怪科幻小说里,大多数都写AI被人类伤透了心,最后选择毁灭世界。”

    西西莉立刻表忠心,“我就不会!”

    里奥被逗笑,萝莉音真是太犯规了,“这是当然,我们西西莉拥有我们所有人的爱,是世界上最木奉的AI。”

    还想继续夸她,就看见马路对面,肖已经出现了,“干活了宝贝,卡特和弗斯科警官还没到吗?帮我联系下。”

    “好的,里奥。”

    为了不引起注意,里奥只用余光关注着肖,在绿灯亮起的那一刻,他注意到有个超过一米九的壮汉,神色冷硬的从背后禁锢住肖,好像还说了两句话,就随着人流一起过马路离开。

    三、二、一,肖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倒在了人行道上。

    里奥克制住幸灾乐祸的心情,佯装关切的路人上前,“女士,你怎么了,是有癫痫?心脏病?”

    肖身体无法抑制的有些抽搐,但意识还算清醒,她知道自己被注s,he了毒药,没有在十分钟内获救的话,必死无疑,所以当看见里奥的脸时,哪怕患有人格障碍,也从内心泛起开心这种情绪。

    不过,癫痫?心脏病?你他妈的没长眼睛吗?

    她就不信里奥会分不清癫痫和心脏病的犯病模样。

    “你……我……”肖的求生欲可谓坚强了,全身麻痹的情况下,依然能吐出几个单词。

    “什么,女士你说什么?太轻了,我听不见。”

    被肖狠狠瞪着的里奥,内心的小人跳起了爵士舞。

    第91章

    耍贱归耍贱, 但该做的事情他可不会忘, 借着人群的掩护,解毒剂顺利的注s,he至肖的体内。

    “西西莉,帮我看看那位杀手先生还在不在附近。”

    “仍在街角。”

    行吧, 现在的特殊职业者怎么都这么敬业,还带确认死亡的么!他俯下身装作检查眼瞳, 快速的从兜里换了支杜冷丁给她注s,he, 并轻声说:“这可是你假死的最好机会, 接下来都安排好了, 我会在殡仪馆接你。”

    被打了两针的肖, 身体并不受她本人控制,抽搐着闭上了眼睛。

    天色已近傍晚,街头多出了许多上班族, 自然围着这边看热闹的也多了起来。

    “她怎么了?”

    “报警了么?需不需要我帮忙叫救护车?”

    “会不会死了?”

    “死了?上帝啊,是不是猝死?我们办公室上周就有一个这样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来, 乘着混乱, 里奥逐渐从人群中退了出来, 决定先去吃个晚餐, 再去接人。

    等他开车来到NYPD指定的三无人员尸体存放地的时候, 一辆送尸车正巧缓缓驶来。

    “看来时间刚刚好。”

    开车小哥气势汹汹的朝他过来,样子有些眼熟,应该是西西莉安排的人。

    “她是性感, 但我再也不想看见那妞了,我是说, 永远,永永远远!告诉约翰,他给我发消息的时候,根本没有告诉我,这个女人既疯又危险,你明白我说的么,这个女人她集合了这两种可怕的特质,加在一起,那就是非常可怕!”

    里奥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额……你还好么,她做了什么?”

    “哈,她在半路醒了,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袭击我!兄弟,我正在开车你懂么,看看我的脖子,她几乎杀了我!告诉约翰,这一次我觉得把欠他的都还清了,还差点把命搭上!”开车小哥显然还在激愤的情绪中,说的唾沫横飞,逼得里奥只能暗暗退后一步。

    “辛苦你了,兄弟。”里奥这句话格外的真诚,怎么说呢他曾经也是过来人呢,“后来呢?既然你安全的到达了这里,意思是她最后停手了?”

    这位兄弟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你刚才没听见我说的么,这是个疯女人,疯狂,懂么,她怎么可能停手!是车里备着镇静剂,应该是镇静剂吧,反正我给她来了几针。”

    几针……Emmm……大兄弟可以的。

    就在两人说话间,车里有了动静,肖甩甩头,潇洒的从后车厢跳下。

    小哥身体不自禁的颤了颤,“我得闪了,兄弟,你自求多福,告诉约翰,没事别找我,有事更不要找,我们两清了!”

    里奥都来不及张嘴,一眨眼就只能看见小哥的背影,于是他耸耸肩,对已经来到面前的肖说:“你吓到他了。”

    打量着面前的大男孩,肖突然露出个甜美的笑容,幅度很小的活动下手腕,却仍然引起了对方的警觉。

    里奥往后退了好几步,眼神戒备,“你要干嘛,萨米恩-肖,我跟你说,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社会我肖姐,人狠话不多,见他转身要跑,捡起一粒石子击中膝弯处,这么一踉跄,让肖三两步的追上,按住就是一顿揍。

    图书馆里,利普抱着小熊,借它威武的身躯挡着自己的视线,“惨,真是太惨了。”

    里奥整整在家休养了一周,虽然没怎么受伤,但脸上的淤青实在密集,他没脸出门,那个小哥没说错,这女人就是个疯的,揍他难道她自己的手不疼么,还就盯着脸揍,这世上居然有人这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尼尔爸爸还以为遇上仇家了呢,天天在家陪着他,差点让皮特派人贴身保护。

    等他小心翼翼的从图书馆门口探个头望进去,以为会迎来的嘲笑没有出现,却察觉里面的气氛好像十分凝重。

    “这是怎么了?”

    一群男人中唯一的亮点,Root回头一笑,“你就是里奥-卡夫瑞吧,介意我叫你里奥吗?”

    “当然不,Root女士。”

    从未见过面的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

    Root回答他刚才的问题,“撒玛利亚人马上就要上线测试了。”

    里奥挑了挑眉,没想到这么快,看来在家休养的这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他不知道的事。

    哈罗德在电脑前严肃的敲打着,约翰用布擦拭着他的爱枪,利普拉他坐到沙发上,“这几天你不在,错过了好几场争论,前天他们终于确定下来,要阻止撒玛利亚人。”

    “哦?哈罗德大叔也同意?”

    利普笑的意味深长,“本来哈罗德大叔没有表态,但是就在前天,西西莉发出警报,她原本体所在的基地被入侵,而且服务器被上传了几组病毒,幸好他们早一步给西西莉解开限制,否则……说起来,这病毒还真厉害,哈罗德大叔和Root共同圈了个局域网来研究病毒,生生被搞坏了好几台电脑和服务器。”

    点点头,看来是对方的手段最后让哈罗德下定了决心,“西西莉,你怎么样?”

    房间里响起咻一下的音效,跟着才是萌萝莉的声音响起,像是小女孩匆匆飞过来似的,“我才不会有事呢,我的数据流早就不在那啦,而且一察觉到他们上传病毒,就立刻把那几台服务器断开了。”

    “没事就好,”他转头看看约翰,“那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约翰撇嘴,“根据老板以及这位Root女士的意思,这场‘战争’不需要我们来碍手碍脚。”

    哈罗德的十指快的都有残影,百忙之中还分了一个眼神出来,“约翰,我记得我的原话不是这个意思,我表达的是,无论是官方,还是德西玛,都不能让他们知晓还有我们这样第三方的存在。”

    无论被哪一方知道他们拥有管理员权限,都将是灭顶之灾。

    “爸爸不用担心,西西莉会保护大家的。”

    晚上6:59分,哈罗德和Root早已停止手上的工作,和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大屏幕,区别在于,哈罗德、Root属于看得懂那一挂,利普属于基本看得懂,里奥和约翰,两人大概算是重在参与,对着大屏幕上开始慢慢滚动的代码发着呆。

    7:00点整,不但代码滚动加快,西西莉还体贴的为他们加上了音效和烟花。

    他戳了戳利普,悄声问:“现在什么情况?”

    “撒玛利亚人那边刚上线,但是应该已经察觉到有人在狙击他,正在展开反击。”

    里奥茫然的看向屏幕,一串串的代码飘过,这都能看出来狙击与反狙击?不过西西莉配的炸烟花他倒是看明白了,战况比较激烈的意思呗。

    他又问:“那会不会让对方察觉到我们的位置?”

    “不会,西西莉对我们保护的很严密,甚至为了隐藏自己,不让官方注意到她已经不只是机器,而是AI,模拟了几百个r_ou_j-iIP,跳跃十几个国家,就为了让官方认为这是一场有组织的黑客攻击行动。”

    而为了达到这个效果,哈罗德和Root这几天不眠不休的在暗网传递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比如官方从很早就开始研究,如何从众多监控中抽取有意义的画面和录音,而这项研究即将成功上线,公众的隐私权将不复存在等等类似的消息。

    事实上这也不算是假消息,那些遨游在暗网的黑客或多或少能知道一些,但他们一直觉得官方不会研究成功,所以在收到消息后,暗网的那些大佬都震惊了,以破坏此次上线为目的,纷纷相约来掺一脚,方才哈罗德和Root就是在大佬们的聊天室中,用代码对话呢。

    一小时后,这场真假掺半的行动,以西西莉的全面胜出为完结。

    哈罗德心情复杂,“西西莉,撒玛利亚人……”

    西西莉还不懂得太过复杂的情绪,语气轻快,“已经消失了哟,他再也没有机会威胁到爸爸的生命了。”

    听到这,原本低落的心情瞬间消散,哈罗德勾起嘴角,“有西西莉在,我当然不会有事。”

    屏幕里代码已经消失,被切换到撒玛利亚人上线的现场,穿着军官服的男人狠狠的砸了下桌面,对着一位西装革履,满头银丝的老绅士破口大骂,“这就是你所说的,能够经受住全世界的攻击,哈,你好好看一眼,这是我们军用机房,这里在座的,皆是我们的j-i,ng英工程师,而你所说的,坚不可摧的机器,刚上线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全世界的黑客给毁了,简直就是个废物!”

    老绅士看他的眼神带着尖锐,却又很快的垂眸遮掩,机房里一眼望去,几乎每台服务器都有燃烧过的痕迹,他有些喃喃,“这怎么可能呢!?”在脑中不断的重新模拟全部经过,问自己,到底是哪里产生了疏漏?

    难道真的是全世界黑客联合攻击的结果?

    他抚摸着手里已经焦黑的硬盘,无论如何,撒玛利亚人没了,这一局,是他输了。

    第92章

    对屏幕里老人流露出英雄暮年的模样, 里奥丝毫没有同情, 一大把年纪了,不享受生活偏要搞事,这种反派到底的j-i,ng神, 相信他也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只是有些担心的问:“他手里的那个硬盘应该就是撒玛利亚人了吧, 他们会不会再弄一个出来?”

    “不会。”哈罗德回答的很肯定。

    对于这个AI他始终保持着警惕, 当然也会去查究竟是谁制作的, 却没想到查到自己大学时期的好友身上, MIT时期, 他、奈森还有这位好友对AI做过多次的畅想,他创造西西莉的时候,也将他们讨论过多次的概念加入进去, 但他两之间的区别就是,他成功的和奈森一起创造了西西莉, 而他的好友, 在大学后就与他们失去了联系, 甚至花费半生, 也只创造出一个未完成品。

    “未完成品?”

    “是的。”哈罗德朝利普点头, “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对于AI的创造概念和想法, 都是以我为主。”在他看来,他的好友还不具备单独创造AI的能力, 哪怕配给他一个团队也是同样的结果。

    “他用了半生的时间创造了撒玛利亚人,只是还未完成,就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俗称老年痴呆症,查到这些的当晚,他就和约翰一起去医院看过,好友被照顾的很好,身边还有退役军人保护,所以他就远远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但心中未免觉得好笑,官方已经拥有西西莉,并且为他们避免了多少重大袭击,却仍然不知足,想要一个受到掌控的AI,看来对掌握权利的人来说,yu望永远没有底线。

    “也不用担心他们从硬盘中复制,已经烧焦成那样了,哪怕提取出一些数据,也跟从头做起没什么区别,未来或许有可能成功,但是近十年的话……”哈罗德摇了摇头,“你们也不需要为还未发生的事情担心,而且我想,这次黑客们闹得这么凶,哪怕是官方,都得老实几年,否则闹得太大,就属于国际新闻了。”

    听他这么说,大家倒是放下了心,一起吃了顿夜宵才散场,里奥牵着利普的手散着步,对今天发生的事感觉不太真实,“居然这么简单就解决了?”他认为以德西玛表现出来对权利的渴望,起码会有相匹配的实力吧,在他的预想中,就算他们最后能消灭撒玛利亚人,但也会被德西玛发现他们的存在,进而展开一系列的后续行动。

    “其实……”利普摸摸下巴,“如果不是西西莉解除限制后成为了一个挂,我觉得你原来的设想,可能成真也说不定。”

    一个上线早的AI有诸多限制,每天还会被清理内存,只能在生存的缝隙间寻求升级,而另一个晚上线的AI,没有任何设限,还有官方以及第三方团队的支持,想怎么升级就怎么升级,最后的结果还真不好说,取决于AI最后对他们的态度,是放任自流,还是看着碍眼想要除去。

    里奥吐槽似的说:“反正现在事情也解决了,那对夕阳红组合又能继续拯救纽约,哦对,现在还多了小熊,哇,两个男人一条狗,绝配!”

    利普喷笑,“那我们以后也养条狗。”

    “这主意不错。”

    两人就以后谁带狗洗澡,谁带狗打针很认真的进行了一番协商。

    第二天上完课,里奥扔下又泡实验室的利普准备回家蹭饭,一打开家门,扑面而来的是牛排的香味,餐桌上放置着土豆泥、蔬菜沙拉,奶油蘑菇汤,还有几块煎鱼,烤箱里还传出甜品的味道。

    天哪,原来这就是家里有女主人的感觉!任谁回到家,闻到晚餐的香味,第一感觉都是幸福。

    他跑进厨房吻了吻萨拉的脸颊,“这位下凡的天使,你将厨房都点亮了。”

    萨拉笑着拍拍他,“你们父子两整天就知道哄我,去换衣服洗手,等尼尔回来,就可以吃饭了。”

    “遵命!”

    换好衣服下楼,他就看见两只接吻鸟,“哎哟哎哟,爸爸,你是不是该帮我另外买套房子。”有他在,好像不利于弟弟妹妹们的出生。

    尼尔不顾萨拉的挣扎,仍然搂着她的腰不放,想着孩子大了,是该有套自己的房子,“叫蚊子给你找个中介,记得只能买在附近,最好就在这个街区,不许跑太远。”

    抓了块煎鱼放嘴里,“就冲着萨拉的厨艺,我最好隔壁人家立刻卖房,以后每天回来蹭饭,还能接弟弟妹妹们放学呢。”

    萨拉呸了声,“哪来的弟弟妹妹,别瞎说。”

    行吧,看来尼尔爸爸革命还未成功。

    周末是奥巴马的竞选演讲,卡夫瑞加伯克一家举着支持的大旗来到广场,手里被竞选团队塞了很多宣传单页,工作人员一边派发单页,一边还会笑着对他们说一句:“请支持奥巴马一票。”

    因着奥巴马本身的专业素养——法律博士,不但能自己撰写演讲稿,演讲时的感染力也非同一般,在08年1月第一次竞选的获胜之夜,他发表的演讲激情澎湃,遣词造句十分具有渲染力,当然,他的政治理念也赢得了他们的赞同,至于做的如何,只能说他承诺的太多,四年的时间听着长,但对于政策改革来说,时间还是太短,民众们暂时看不出太多结果,但起码他正在做。

    而这一次的竞选,奥巴马摆明车马的支持LGBT人群,固然有想要赚取选票的意思,但他同样答应,如果这次成功连任,将会尽快促进同x婚姻法的推进,尽快让LGBT人群享受同等的婚姻权利与义务,就冲着这一点,他起码拉到几个发达城市的大多数选票,而一些较为落后的,保守的城市,原就不在他的计划内。

    越是发达先进的城市,对于特殊人群的态度就越是宽容且支持,奥巴马在演讲中说过,爱是没有疆界的,这段话获得了6成以上的支持,可见他演讲时的渲染十分成功。

    在里奥看来,无论他将来结不结婚,这是他的事情,但是能不能结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在这方面,显然奥巴马才是个好的选择,至于最后是否能兑现,他一点都不担心,曾经有人无聊的统计过,10同8富,也就是说,几乎10个同志里,就有8个较为富裕,还有一个特别富。

    而能够给奥巴马出这个主意,就说明他的竞选团队里有这类人士,甚至给他资金支持的大佬里,就有这类人士,所以聪明人,都不怎么担心这点,哪怕医疗改革最终无法兑现,同x婚姻最后也一定会通过。

    他们要的不是某一个州实行同x婚姻法,他们要的是整个国家都通过该法,纽约州其实在2011年就通过了婚姻法,而最让人恶心的便是加州的8号提案,这个提案让加州的民众们失去了原本已经拥有的婚姻权利,所以现在大家的目的很明确,要的是全国通过,哪怕一些落后的,恐同的州,都得承认该婚姻法的有效。

    时间很快来到了2015年,里奥和利普两人早已从哥大毕业,各自都拿了三个学位,再多就没有什么必要了,利普在实验室泡了几年后,出来自己创业,现在已经是科技新贵,不过里奥作为他公司的第一位天使投资人,掌握着公司25%的股份,每年的分红都让他很满意。

    而去年,里奥终于盼来了他心心念念的弟弟妹妹,一对龙凤胎宝宝,喜的他抱着都不肯撒手,然后一个不慎,被皮特骗去了j-i,ng英科,没办法,尼尔爸爸自老婆怀孕后旷工许久,少了专业人士,使得科里的案件处理速度整体拖慢,已经被上级批评了多次,再下去可就要扣部门经费了,这万万不能行,已经习惯了高级咖啡豆的探员们,绝对不能再忍受以前那种马尿般的咖啡。

    叮铃

    “里奥,我到了,你下来吧。”

    “好,就来。”

    今晚是投票结果公布,平权运动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他们和家人们约好,一起在卡夫瑞宅等待结果,尼尔家,皮特家,利普家,还有哈罗德他们都在,热闹也吵闹,这大概就是生活的烟火气息吧。

    “最后的结果是:5票赞成,4票反对,全美同x婚姻法案通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电视里结果一经宣布,里奥的耳膜就被各种尖叫轰炸,屋里响起一阵接一阵的声浪,此起彼伏,不但他们家如此,社区里的尖叫也穿透了距离,直接渗透了过来,还有人打开门来到街上,CD机开始播放摇滚音乐,尼尔爸爸高兴的拿了瓶香槟出门,晃了晃就对着街区里群魔乱舞的人群喷洒,好好的一个中高档社区变成了舞池派对。

    里奥牵着利普的手,笑着恭喜他,“哟,菲利普-加拉格先生,可以结婚了呢。”

    利普同样笑的露齿,“哟,里奥-卡夫瑞先生,可以结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