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零点五绝不为攻 第16节
    风青禾抬眸淡淡看了眼自己的父亲,这才缓缓说道:“帮风扬把公司管好。”

    “你……”

    “我不想等我出来的时候公司已经破产,你看好公司,就当是帮我看好。”风青禾说完这句,突然朝外面大喊:“看守?时间还没到吗?我感觉到了啊!”

    “青禾!”

    “我要回房睡觉了,探监时间到了吧?”风青禾却根本不理会自己的父亲,直到看守将他带走都没有再回头看他一眼。

    风镜之有些失落的站起身,见了自己儿子一面,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

    青禾对他……似乎怨念更大了。

    风镜之最终还是离开,他不可能去和执法部门强硬,五年啊,足够让他们两个都冷静一下。

    风镜之觉得风扬不会来看风青禾,风青禾自己也这样觉得,但是当见到风扬的时候,风青禾却又并不惊讶。

    小堂弟看起来很疲倦,明明只是等待开庭的半个月,却仿佛瘦了不少。

    “看到你过得不好我就放心了。”风青禾开口就是一句不讨喜的话。

    “同样的话我还给你。”风扬翻了个白眼,这混蛋!

    “萧逸呢?你们被二叔木奉打鸳鸯了?”风青禾见萧逸没来不由好奇:“难道是二叔终于发觉靠我这长歪的传宗接代不怎么靠谱,打算让你娶个美娇娘?”

    “说话真损,他在外面呢,我想单独见见你。”风扬被讽刺一句,当然也不甘示弱,同样拿话刺他,“该打点的关系大伯已经帮你打点好了,我呢就只在其中用了一小点人脉,做了一点小事。”

    风青禾脸色一沉,难道风扬真的打算硬下心肠对付他?亏他之前还脑子一抽让父亲帮助他。

    “我把你和一个熟人安排在一间房,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风扬满脸笑容。

    “谁?”

    “你的好学生。”

    风青禾神情顿时有些变化,他之前被抓的时候没想到这一点,竟然……

    “风扬,你找死是不是?”风青禾无法维持自己表面的淡定,“你那都什么安排?我警告你,你最好把他给我调走!”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风扬似乎就是来调侃对方的,少见的看到风青禾跳脚感觉非常有意思,“风青禾你也有在乎的人啊。”

    “我没有!”风青禾咬牙切齿。

    风扬却突然收敛脸上的玩味儿,有些犹豫是不是要说,但最终还是说道:“风青禾,我……我有点迷茫。”

    “直呼你哥名字,不太好吧?小堂弟。”风青禾调侃。

    “你做的那些事情,让我实在喊不出一声哥。”

    “哎。”风青禾应了。

    风扬顿时黑线,才要发作就听对方询问。

    “说吧,什么事?”

    风扬这才强忍住,低声说道:“我知道你很厉害,但公司的事我不可能找你。我主要是想问……你当初对付我也就罢了,你利用邱少晨我也可以理解,但是你为什么要对付邱家?”

    “这个问题,你心里真的没答案吗?”风青禾语气平静,轻声清澈的望着风扬,“需要我说明白吗?”

    风扬心中有猜测,但是他不愿意承认。

    “安隐和邱少晨都是你朋友,但是安隐只是表面上和你关系好,在商言商罢了,邱少晨不同。我看得出来,他是真心把你们当朋友,不带利益的那种。”说到这里,风青禾的语气一转,冷沉下来:“所以我才不喜欢他。”

    风扬怔住。

    当初风青禾明明可以将安然“怀孕”的事情告诉安隐,那样对风扬也是种打击,但是他却选择告诉邱少晨。

    明明邱少晨已经出国,风青禾还非要追过去建立势力来套路邱家……

    风扬不觉得他们有仇,所以一直以来都很疑惑,他心中始终有个不敢承认的猜测,现在倒好,风青禾直接帮他证实了。

    邱家那样,有他的原因。

    “邱少晨会选择回来,还在酒吧将你打了一顿,他是想找你道歉,但是你觉得他对你就一点都没有怨念?”风青禾冷笑,语气低沉:“但他还是心软,对你总下不了狠手,就连我发出的命令都不肯执行。”

    “风青禾,你是恶魔吗?”风扬忍不住呢喃。

    风青禾也有些怅然,道:“是啊。”

    那时候的他,真的就是个恶魔。

    以邱少晨对风扬的恨,风青禾觉得只要稍微引导,对方自然会顺从自己的心对付风扬,但他还是收手了。

    只是,邱少晨这样照顾风扬,这样将风扬当朋友,也终究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风扬在这件事情上很无辜,却又不无辜。

    “他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吧?”风青禾甚至猜出邱少晨的打算。

    邱少晨已经报过仇,他让自己坐牢,让风扬也感受到被朋友伤害的滋味儿,然后……悄然离去。

    伤害风扬的同时,对邱少晨也是同等的伤。

    “现在事情已经搞清楚,如果你还有问题要问我可以继续问,我心情好,都可以回答你。”风青禾望着风扬,神态自若。

    “不用了。”风扬站起身,冷冷说道:“谢谢你今天的解答,我希望你见到何光晟之后也能这样淡定毫无愧疚。”

    风青禾神色一怔,脸色难看的望着风扬离开,这才被看守带下去。

    何光晟……

    风扬果然还是个混蛋!                        

    作者有话要说:  风青禾这个人吧,或许是有悔意的。

    不过面对风青禾悔意并不重,或者说他心中愧疚不算太重,毕竟他对风扬曾经真有怨念也相爱相杀,他让自己父亲帮助风扬之后,就觉得已经还给他了。

    但是面对何光晟……风青禾有着完全的愧疚。

    何光晟从始至终都没有伤害过他,是风青禾一直在伤害何光晟,在知道何光晟故意帮他拖延时间的时候他已经被触动,这才会让何光晟去自首。

    两人再次见面,嗯……一定特别j-i,ng彩而尴尬。

    当然,我没把这一对组cp,虽然我个人也觉得很有感觉,但还是没有确定下来,各位自行脑补吧【捂脸】

    下章的话,你们可还记得风扬和萧逸那个关于獠牙与攻受的打赌^_^

    评论区掉落红包,一直到此文完结√

    ☆、番外·赌约“履行”

    从酒吧回家之后,风扬已经是醉眼朦胧,只知道双手扒着萧逸的脖子不放。

    “别闹,脱衣服去洗澡。”萧逸轻声朝风扬喊着,这小子,喝几杯酒就开始迷糊,酒量是真的小。

    风扬被他折腾来折腾去,总算是脱光衣服被对方抱着进入浴室,被温水一冲整个人也清醒一些。

    “回家了啊。”风扬看看四周,打了个哈欠。

    萧逸瞪他一眼,将沐浴露帮他抹在身上,抹了沐浴露的身体滑溜溜的,风扬一个不慎就从萧逸身上滑了下去。

    “你还真不让人省心。”萧逸再次将风扬拽起来,“自己站好,我帮你冲掉。”

    “哦。”风扬老实站好,感受到温水从头顶垂下来十分舒服的搂住萧逸。

    萧逸:……

    “我警告你给我下来。”萧逸咬牙切齿,“你还打算给我来个酒后乱性?”

    “可以啊,来乱啊。”

    “喝这么多,你硬的起来了?”萧逸扫了眼对方不可描述的地方。

    卧槽,流氓!

    风扬立刻背过身子,萧逸你丫学坏了!

    “不敢看我,自卑了?”

    “自卑你妹!”风扬立刻转过身来,一把将萧逸摁在地上:“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就地正法?”

    “啧啧,小哥哥还傲娇起来了。”

    “你闭嘴!”风扬抬脚轻轻踢他两下,然后自己开始冲澡,冲完之后也不理会萧逸自己出去吹头发。

    萧逸又过了几分钟才从里面出来,看到风扬正坐在镜子前面吹头,走过去轻声问他:“生气了?”

    “没有。”风扬刚把头发吹干,立刻被萧逸头发上的水珠滴了一脸,有些不满的站起身将他摁在座位上开始帮他吹头。

    “呦,今天服务怎么这么全套?”萧逸唇角上翘,看起来心情非常不错。

    “等下还有更全套的,你想试试不?”风扬不怀好意的笑。

    萧逸顿时升起危机感,感觉今天风扬哪哪都不对劲儿。

    “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吗?”萧逸终于忍不住问道。

    “是啊,吃错药了。”风扬给萧逸吹干头发,揪着他就扔到床上,“还记得我们打赌吗?”

    “你输了。”萧逸唇角微勾,突然明白了风扬的意思。

    “是啊。”风扬笑得很灿烂,“来来来,我做一,我特喜欢做一。”

    本来还挺高兴自己赢了的萧逸顿时感觉不太对劲儿,有些狐疑的盯着风扬的眼睛:“你喜欢?”

    “对啊,我非常喜欢。”风扬在笑,但是眼圈却已经红了,“小爷什么场面没经历过?来吧,快活!”

    “你给我躺下吧。”萧逸一把将风扬拉倒自己怀中,轻声问:“你说有人骗你,是怎么回事?”

    这打击够大啊,打击的风扬都破罐破摔做一了。

    “邱少晨跑了。”风扬语气不甘的说道:“他……他身上的伤是自己弄出来的,他就是想要逼我告堂哥。”

    萧逸一怔,更加搂紧了风扬。

    风扬也回抱住萧逸,带着哭腔说道:“萧逸,我只有你了。”

    所有人都骗他,都算计他,他就只有萧逸了。

    “嗯,我也只有你。”萧逸是真的只有风扬。

    他无父无母,也没有什么在意的朋友,风扬一个人莽莽撞撞闯进他的心,自此沉沦。

    两人抱了很久,风扬这才深吸一口气说道:“来吧,来做!”

    萧逸狐疑打量着他,就看到风扬委委屈屈眼圈通红,十分生涩的开始拆T,却一连好几次都没有拆开。

    风扬气得直接扔掉,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耍起脾气来,萧逸忍不住长叹一声,熟稔的将风扬摁在自己身下。

    “萧逸?”

    “我来吧。”萧逸轻轻亲吻风扬眼角,眼泪有些咸,这小子心里一定很苦吧?

    被人背叛的滋味儿,一定很不好过吧?

    萧逸顺着他的脸颊一直亲下去,熟练地撩拨着他的敏感位置,风扬一声呻、吟,已然动情……

    再次从床上醒来,萧逸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顿时忍不住扶额,他算是栽了,明明是他赢了啊。

    “萧逸,你对我真好。”风扬“吧唧”在萧逸脸上亲了一口。

    “我对你好你现在才发现?”萧逸反问,见他情绪也好起来,便开始开起玩笑:“我对你这么好,你倒是可以,知道我喜欢四叶草还那样坑他们,昨天几人搬过来的时候你看到没有?一个个哭丧着脸和马上要被八个大汉轮了一样。”

    “哈哈哈,你这比喻真该让洛奕辰听听!”风扬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可闭嘴吧。”萧逸可不想破坏自己在偶像心中的形象,威胁他道:“我警告你,你要敢说出去我们朋友没得做!”

    风扬自然知道萧逸是开玩笑,也开玩笑的说道:“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应该说,我要是敢说出去你就让我下不来床。”

    萧逸闻言忍不住翻个白眼,愤愤然说道:“你当我不知道?你巴不得下不去床!”

    “你不也巴不得不下床?”风扬满脸坏笑。

    萧逸的身体顿时有些发烫,但还是强忍着从床上爬起来,一把将被子掀开说道:“快起床吧,都中午了,你别忘了今天我们约了谁。”

    “让洛奕辰去死吧。”风扬翻了个白眼,他干嘛要约对方来这里吃饭?自己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萧逸却不惯着他,硬拉起来带着他去洗漱,今天可是约了四叶草过来,算是刚搬过来后邻居之间交流感情。

    风扬想逃?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