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怎么不是人类![快穿] 第118节
    ……

    “扣、扣、扣。”房间门被敲响。

    “谁?”

    “道长,饭食好了,请到一楼用餐。”

    “知道了,你下去吧。”

    “道长,今日的膳食里有云蕉鹿呢,美味可口,食用后还能纯净灵气,平常猎不着,都没有这道菜。”

    “好像很好吃的样子……算了,不吃。”

    “道长……”

    “我不听我不听!别说了,我是不会吃的!小玉你也不想吃对吧?”

    “……嗯。”

    门外,偷蛋贼化去店小二的打扮,眼神y-in霾。

    房内有阵法,固若金汤,幼龙若是不出来,他还真就只能干看着。

    沉思片刻,偷蛋贼忍痛拿出一支碧绿的笛子。

    这支竖笛每次吹响,便要以一丝自身的魂魄为代价,但效果拔群,能勾起听者的内心的世界,以内心世界为引,铺陈出听者潜意识里构筑的未来,悄无声息,真实无比,使人防不胜防,落入陷阱。

    因此名唤牵魂引。

    笛声悠扬,缓缓而至。

    “什么声音?”翎儿警惕道。

    罗哲玉也微微凝眉。

    “哈哈哈,翎儿,玉,我们回来了,看看这是什么?”白龙和黑龙进房,拿出玉盒,在眼前打开。

    金黄色粘稠的液体自成一团,静静躺在玉盒中。

    接下来的事发展得飞快,两人各自服下帝王浆,实力突飞猛进,又在仙界游玩近一个月,才返回龙族。

    云生没有同罗哲玉一起走,他告别后者,留在仙界找了个安全的地方布置传送阵。

    在龙族又待了月余,罗哲玉下定决心要离开,留下书信,使用散灵后,悄然离去,回到自己身体中。

    现实还是老样子,异事频发,灵气回归得越发迅速。

    他也再次开始在梦中穿越新的世界……

    嗯?

    这次穿越的世界,白茫茫一片,什么也没有,而罗哲玉自己,也没有穿越成人类,而是一片虚无。

    这是怎么回事。

    在白茫茫的世界中感觉不到时间流逝,罗哲玉不知探寻了多久,只发现一点。

    越是在这里待得久,越是迷茫,这里的白就越是纯粹。

    不得已,他使用散灵,退出这个世界。

    然而,当他梦中穿越时,赫然发现,这次虽然不是白色的世界,却变成了纯黑。

    能力失效了?

    当他潜意识里冒出这个想法后,发现自己再也无法进行梦中穿越。

    这项能力失效,是否代表着因为梦中穿越而获得的能力也会失去……

    罗哲玉骤然失去了所有能力,和普通人没有区别,甚至健康的身体也逐渐变得羸弱,疾病再次缠身。

    “万面镜。”罗哲玉服下药丸,随口唤道。

    “我主,你现在这样了,我们该怎么办呜呜呜……”随着他想起万面镜,万面镜立马出现。

    “……你怎么还在?”罗哲玉疑惑道,别的能力都消失了,万面镜也是在别的世界获得,应该跟着一起消失才对。

    这个想法在脑海深处刚升起,万面镜再无声息,罗哲玉半点也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万面镜是器灵,他有实体,不该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

    不对劲。

    头忽然剧烈疼痛起来,恍然间看到棕色小熊静静坐在柜子上。

    它假扮装饰品,实则保护罗哲玉的家。

    小熊为何还在?

    念头闪过,连罗哲玉自己都几乎来不及捕捉,却见柜子上空空如也。

    不对,不该是这样。

    头疼得越发厉害,喘不过气来,心脏仿佛被一张大手狠狠攥住,疼得发紧,下一刻就要崩裂般。

    画面一转,回到客栈房间内。

    翎儿和罗哲玉直挺挺站在房间里,双眼紧闭,面朝房门,翎儿的手已经搭在房门上,将门打开,即将迈出。

    她脸上带着欣喜,和罗哲玉的眉头紧锁、额角青筋暴起截然不同。

    房门彻底打开,露出门外吹着竖笛的白面长发男子,他双眼牢牢盯着两人。

    笛音一转,婉转悠扬,更摄心魄。

    两人齐齐迈出一步,翎儿在前,更是已有一只脚在门外。

    罗哲玉面上神情越发痛苦,发丝虚张,由白龙施法为他隐下的红色犄角脱离术法,显露出来。

    只有角落里的一只熊猫,因为不是偷蛋贼的主要目标,被嫌弃碍事,让他朝反方向走,这会正头抵着墙原地踏步。

    万面镜也在独自做着自己的美梦。

    在白面长发男子努力吹奏下,翎儿终于又迈出一步,双脚都踏出门外。

    男子面露喜色,正要加把劲,把罗哲玉也诱出来,不料后者忽然发出长啸声,猛地爆发出剧烈的灵力波动。

    转眼间,红衣少年消失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条三米多长的红龙。

    房间里有阵法,也是禁制,即便是变成龙体积变大也撑不破,所以只化出三米多长。

    金瞳睁开,冰冷凌厉,显然已恢复清明。

    男子见状,心知无法再诱他出来,不再吹笛,右手虚张,空间漩涡在手中成型,便要抓走翎儿。

    红龙身形游动,长尾一卷,将翎儿围住,往屋内推。

    自己却被男子抓来的手中空间漩涡吸住,硬从屋里往外拉。

    初次相遇就知,他的实力远不敌眼前这个男人。

    “孽畜,两次三番坏我好事!我定要捉你回去好好教训一番,让你知道谁才是主!”男子右手拉着红龙,左手在虚空中破开空间通道。

    若不是重伤在身,他也不需要借助手来开辟空间通道。

    却不料被红龙回身反咬,只听“咔嚓”一声,右手手掌被咬穿大半,鲜血直流。

    “小玉!”翎儿也在这时清醒,扑上前来。

    “不许出来!”红龙长尾甩动,在男子没反应过来之前,用力打在翎儿身上,将她拍回屋内。

    “孽畜!”男子咬牙恨恨道,贪婪地看一眼翎儿,只恨到嘴的肥r_ou_被人叼了去,却不敢在此久留,生怕白龙和黑龙立马追来。

    忍着右手的伤痛强拉着红龙从空间通道离开。

    第273章 偷蛋贼5

    万兽宗。

    时隔半个月,龙族全族调查, 终于按照翎儿的描述找到抓走红龙的男人。

    正是灵界万兽宗的长老, 无役道人。

    于是龙族哗啦啦来了十几条龙堵在人家山门口, 惊动不少门派,其中就有几大门派组成的联盟, 生怕龙族不守规矩,毁约和人类开战。

    “老贼,交还我儿!”

    “不要脸的东西,呸!”

    “卑鄙,无耻,下流!”

    “你们生儿子没屁眼!”

    “你这是什么话, 这群臭东西也配生娃?早绝种了!”

    “无役臭虫, 出来!你有本事掳我儿,你有本事出来受死!”

    十几条龙在山门外叫阵, 门派子弟缩在守山大阵里瑟瑟发抖。

    若不是顾虑到在此直接开战,会引起人族和龙族两族大战, 这些龙早就将万兽宗铲平了, 何必来此叫阵。

    “诶、诶, 道友们, 你们与万兽宗为敌, 所为何事?”围观群众中,一名老和尚问道, 他穿着长老服, 定是哪个和尚庙里的。

    “秃驴, 听不见万兽宗掳了他儿子吗!?”黑龙这暴脾气,忍不住把老和尚也怼一句。

    “你们说万兽宗掳了龙族成员,可有证据?”另一道人扬声问道,兰花指捻着自个儿的胡须,背挺得笔直,都快朝后弯了。

    “你是万兽宗的人?”白龙问道。

    “非也,非也。”道人摇头,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那你说个屁,万兽宗的人给我滚出来,否则休怪我等无情,毁你山门,灭你弟子!”

    暗红色长龙高声喊道,只见她未用任何术法,只是长尾甩动,拍打守山大阵,仅凭r_ou_身能力,就让整个万兽宗便摇摇晃晃,翻覆不止。

    “我等在你山门前等候,是看在人龙两族约定的面子上,莫要以为龙族凋零,不敢对万兽宗动手。”

    到了这时,万兽宗的掌门才带着几名长老匆匆赶来。

    “各位龙族的道友前来,所为何事?”掌门拱手一礼,和和气气地问道。

    “你们万兽宗的无役道人,掳走我族幼龙,速速将我族幼龙归还,交出无役道人!”

    “是他,就是那个人抓走小玉!”

    小黑龙从长辈们身后钻出,指着掌门身后的白面长发男子高喝道。

    “爹爹,扒了他的皮点天灯,我要每天点一次,点满一百年。”

    小黑龙从凡界的书籍上看到过点天灯,知道这是一种残忍的刑法,能让犯人痛苦至极。

    “好。”黑龙应道,将小黑龙拂去身后,怒目圆睁:“速速交还!”

    “无役,你可有掳走龙族幼龙?”掌门回头问道。

    “掌门,我不曾见过幼龙,何谈掳走?”

    “当真没有?”

    “当真没有。”

    “各位道友,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无役并不承认见过幼龙,更没有掳走,空口无凭,你们可有凭证?”

    “我这万兽宗内可任由道友们搜寻,若找出半片龙鳞,不仅是无役,连我也任由处置,绝无半句怨言。”

    掌门言罢,不顾众人劝阻,打开守山大阵。

    白龙立马下去搜寻一番,各处寻完,只发觉万兽宗饲养的各类灵兽有些躁动异常,却不见红龙踪迹。

    “此处确实并无道友爱子,定是有什么误会。”掌门依旧和和气气说道。

    加入龙族后,红龙身上也带了龙族的烙印,若不是有守山大阵这样的阵法将他气息锁住,关在其余地方,早就会被龙族感应到。

    更何况,无役道人那副模样,不仅是翎儿,连綇也不陌生。

    因此白龙并不理会掌门,只恨恨地盯着无役道人,道:“你发心魔誓。”

    “道友,这就太过了吧。”

    “你们口说无凭,掌门怜你们失了幼龙,主动打开守山大阵,你怎么能得寸进尺让长老发心魔誓!”

    “是啊是啊。”

    “龙族做得有些过分了……”

    无役道人却露出笑脸,朝围观人群拱手:“谢各位道友相助,不过某问心无愧,若是一个心魔誓能让龙族不再盯着我万兽宗,那便是发了又如何,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顿时获得众人连连称赞。

    却不想在无役道人心中,心魔誓不过是对自我的约束,因此才会化成心魔。

    若半点不在意它,不在意此事,心魔又从何升起。

    无役道人当场指天发下心魔誓,好一副坦荡荡的做派。

    “骗子,就是你抓走小玉,还不承认,你该死!”

    小黑龙气得扑过来,被黑龙一把抓住。

    “掳走幼龙的定有他人,希望各位龙族道友将其抓住后,也通知万兽宗一声,我们倒要看看,何人竟敢栽赃陷害万兽宗。”

    万兽宗掌门又是拱手作礼。

    “既然误会已经解除,那各位道友……”

    “等等。”白龙拎出一只黑白两色的动物,是熊猫。

    “玉在哪?”

    “先前他说进了一个兽类很多的门派,上午突然就没有声音了,应该是被禁制隔离了法器之间的感应。”云生老老实实答道。

    “你们把他藏到哪里了?”白龙不依不饶地问道。

    围观人群正要谴责他,忽然万兽宗里传出s_ao动。

    平日里乖顺无比的灵兽们仿佛都疯了般,从万兽宗里跑出,朝四面八方而去,甚至有灵兽帮助别的灵兽打开牢笼。

    守山大阵在之前已经被掌门打开,灵兽出逃再无束缚。

    这下万兽宗的人顾不上其他,掌门和弟子们都连忙将灵兽赶回去,纷纷拿出自身本领,召唤兽魂。

    万兽宗的兽魂是不传之秘,以秘法剥取灵兽j-i,ng魄,将其调制降服,以做己用。

    珍贵强大的灵兽首先往回赶,弱小常见的灵兽便不太管,万兽宗关押灵兽太多,管不过来。

    此时不管是龙族,还是那些围观人群,都是袖手旁观,没有谁去帮把手,都默认是万兽宗内部的事。

    若是万兽宗处理不好……那是他们自己的损失,多的是宗门想挤下万兽宗。

    就在这时,一只在逃跑大军中毫不起眼的白猴子避开万兽宗的人,悄悄靠近龙族。

    见小黑龙发现它,它便挥舞着手大叫,怀里捧着一块被泥土涂满的东西。

    小黑龙正着急生气,本不想理它,却见白猴子吱哇乱叫着,渐渐发出一个音节。

    “玉!玉!”

    并举起怀里脏兮兮的东西。

    小黑龙使灵气让那块涂满泥巴的东西飞上来。

    待抹去泥土后,露出金红色真容。

    是一块细小的龙鳞。

    “爹爹!”小黑龙连忙唤道。

    白猴子也非常配合地指向万兽宗内,口中喊道:“玉。”

    “是玉的鳞。”白龙连忙拿过那块鳞片,仔细看了看。

    “万兽宗!”他双目圆睁,怒火冲天。

    但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以白龙为首,带领着十几条龙冲进万兽宗内,此时也不顾什么围观人群的劝阻了,龙鳞从万兽宗出来,还需要给他们狗屁证据。

    “今日就是把万兽宗翻过来,也要找到玉!”

    掌门面露慌乱,随即强行稳定下来,拦在众龙前方。

    “道友……”

    “滚,挡路者死!杀掉区区一个万兽宗掌门,还不足以挑起人龙两族大战。”

    白龙语气严厉,显然再也听不进去旁的话。

    知道龙族干得出来这种事,万兽宗掌门立马怂了,乖乖让开路。

    暗地里却在给无役道人使眼色。

    “掌门请放心,那红龙被关在山下的地x,ue中,里面布满阵法,没有通道,只能撕裂空间进入其中,龙族定然无法发现。”无役道人悄悄给掌门传音安抚他。

    掌门虽然还是觉得很不安全,很不妥,但事到如今,也没别的法子。

    若是躲过此劫,他就有条龙做宠,当镇派神兽,多威风。

    ……

    地x,ue中。

    红龙伏在地上,身上缠满锁链,鳞甲被拔出,血迹斑斑。

    颈下逆鳞已被强行拔除,伤痕累累。

    这一切都是为了“驯服”他。

    虽然有主宠契约,可以强行受宠,但龙族还是过于强大,若没驯服,强行布下主宠契约极有可能遭到严重的反噬。

    万兽宗里的灵兽有不少高阶灵兽是这样被驯服的,但更多的灵兽,却是被药物控制,神智混乱,浑浑噩噩,等被设下主宠契约,一切已晚。

    它们并非没有思维和理智,相反,灵界的灵兽中,有许多都有不亚于人类的智力,可被设下主宠契约后,连反抗的心思都升不起半点。

    前几日,红龙还未被关进地x,ue时,还能使用幻术,让灵兽们不再吃下平日里被喂的昏沉药物,今天被关进地x,ue,被重重阵法包围,却是一点能力都使不出来。

    好在几天没有吃下药丸的灵兽们神智恢复清明,找到机会逃离。

    至于能不能逃出万兽宗,就得看它们自己了。

    那白猴子自然也是罗哲玉特意安排的,本来没抱着多大希望,却没想到它成功逃出,引起众龙的注意。

    “哐!哐!咚!”

    “玉,你在哪里?”

    外面传来响动和呼喊声,是龙族来了,在找他。

    但红龙提不起丝毫力气,无法告诉他们自己在何处。

    不仅是身体,连魂魄也要被万兽宗的人用秘法折磨一番,这才是主要的驯服手段。

    刺入魂魄的痛苦,罗哲玉再也不想尝试,他隐隐感受到,魂魄的受损让他隐隐有脱离此界,回到现实的迹象。

    但他不肯走。

    折磨已经受过,就此离开,岂不是便宜了万兽宗。

    他要亲眼看着无役道人被擒,万兽宗受到打击。

    鲜血还在往外流,沿着地面流在阵法中。

    万兽宗打得好主意,以龙血养阵,龙血流得越多,阵法越强盛,隐匿隔绝的能力也就越强。

    反正龙流点血,一时半会也死不了。

    第274章 偷蛋贼6

    自拥有梦中穿越的能力以来, 罗哲玉很少做为只能默默等待别人救援的人。

    如今算是尝了透彻。

    非常不好受。

    他只能努力让自己更加强大。

    ……

    龙族的“掘地三尺, 把万兽宗翻过来”比万兽宗想象中狠多了。

    当真是把地皮都掘了起来, 一块块地板纷飞, 泥土四ji-an,挖出来的坑比三尺更低, 硬生生将万兽宗的地一寸寸磨平往下挖, 像打井一样认真敬业。

    毫不留情面。

    人族联盟的人还在赶来的路上, 在他们到来之前,龙族处于暴走状态,谁劝也不管用, 说啥都不好使。

    众人头一次体会到龙族的霸道, 纷纷嘀咕野蛮, 却没龙愿意搭理他们。

    无役道人、掌门,以及几个知道内情的长老顿时慌了。

    你看那条龙在做什么?他把山掰断了, 上半截随手扔掉, 继续掰下半截,仗着身体又强又大, 什么都敢掀飞。

    比如万兽宗主殿的房顶,已经飞了。

    照这样下去, 幼龙迟早被发现关押在万兽宗里,到时候就算他们再怎么辩解也没有用。

    “住手!住手!”掌门愤怒不已, 终于不再是和和气气的脸。

    “你们凭着一片鳞片就想诬陷万兽宗, 毁我宗门, 待联盟来了, 定会与龙族开战!”

    “若是你们现在停手,我可以既往不咎。”

    听了他说的话,十几条龙拆得更快了,广场上有碍事的万兽宗弟子拦着,一口气全部吹走。

    掌门和几名长老企图阻拦,被众龙联手拍飞。

    他们又不傻,幼龙肯定在万兽宗里面,在人类联盟赶来之前将其找到,不仅不会开战,还可以名正言顺的处理万兽宗,即便是人类联盟也不能c-h-a手。

    搬完了山,山下的地也不能忘了挖。

    踏平万兽宗,还未找到幼龙,那就把地再往下挖三尺。

    暗红长龙挖着挖着,忽然触到禁制,爪子被弹开。

    她不忧反喜,唤来众龙,加大力度,并着法力一齐挖下。

    “啵~”

    一声轻响后,禁制破开,碎石崩裂,浓重的血腥味从挖开的缝隙中飘出。

    龙族嗅觉极好,自然是闻出不同,皆是面色黑沉,有如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天空,越发卖力地挖掘。

    终于,碎石下显露出被锁链紧缚,浑身伤痕,鳞片破碎,浑身无一处完好,奄奄一息的红龙。

    得救了。

    罗哲玉眼前一黑,还是强撑下去,打起j-i,ng神不让自己昏迷。

    他要亲眼看着万兽宗的下场,无役道人的下场。

    才能心安。

    “玉……”白龙断开锁链,将他揽起。

    大量经历注入体内,让罗哲玉感受许多,伤口也因为龙族强大的自愈能力开始恢复。

    “小玉,疼不疼?”小黑龙也凑上来,拿起玉瓶就要往罗哲玉嘴里灌。

    “是你父龙和我爹爹带回来的帝王浆,你把它喝了就不疼了。”

    红龙紧闭着嘴,不肯张口。

    他即将离开,喝了也是浪费。

    白龙看着他颈下,轻轻摸向那块被拔去后永远也无法再长出逆鳞的地方。

    即便是如落羽般轻盈的触碰,也让撕心裂肺的疼痛瞬间席卷全身,红龙挣扎扭动,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白龙抬头,摄人的眼神看向万兽宗众人,尤其是无役道人。

    万兽宗众人悔之晚矣,无役道人更是撕裂空间正在逃跑,被几条巨龙拦住,拍过来打过去,让他无法逃脱。

    “小玉不痛,我让爹爹毁了那个坏东西的修为,把他点天灯,等他r_ou_身恢复后,又点一次,点满百年。”

    “不……”红龙开口道,声音嘶哑。

    “百年不够?那我们点他千年、万年!”

    “不要污了你的手。”

    罗哲玉不赞同。

    翎儿还是小孩心性,这样玩几个月就得玩成一个变态。

    更何况,如此不人道主义的行为,太过残忍血腥,他是万万不赞同的。

    “让他和你结主宠契约,你是主,他是宠。”红龙语气平静道。

    “小玉真聪明,我怎么没想到,这坏东西抓你……我们就抓他!用万兽宗的法子驯服他,让他天天吃灵兽丸。”

    他们俩在此交谈,白龙早已游转身形,进入战场。

    万兽宗彻底变作大坑,昔日光鲜亮丽、华光闪耀的建筑只留一捧尘土。

    各类灵兽全被放跑,万兽宗内普通弟子如何逃走,龙族并不在意,他们只将目光对准万兽宗的高层。

    战了一天一夜,直到人族联盟的人到来,也没停止。

    一个都没能逃跑,半个活的不留,只剩下无役道人给翎儿签订主宠契约。

    各种阵法,统统销毁。

    门派内藏书,纷纷搜走。

    旁人见此,又想阻拦,分上一杯羹,却被龙族杀红了眼的凶厉眼神吓退。

    “谁敢将注意打到龙族身上,这,便是下场!”

    滚滚雷声震天之下,是万兽宗的遗址。

    一个大宗门,只用了一天一夜,就变成深坑,不复存在。

    红龙默默注视着这一切,心里没有半点不忍和同情。

    得有多么天真的人,才会同情折磨欺辱自己的敌人。

    一定是不够痛,才会有这种想法。

    “父龙,我撑不住了……”

    红龙突然说道。

    白龙一慌,连忙检查他的身体:“神魂受损,无碍的,我找些宝物给你养养,在你成年之前就能治好。”

    红龙摇头,犄角抵在白龙的犄角上。

    “父龙,你待我极好,谢谢你。”

    “若有机会,我回来看你们。”

    “翎儿。”他侧头看向小黑龙。

    “……小玉,你别这样,我心里慌。”小黑龙隐隐感受到什么,大滴圆润的水珠从眼睛里涌出来。

    “有缘再见。”

    他又向众龙道谢,众龙面面相觑,满脸懵逼。

    “加油。”最后,罗哲玉看向云生。

    言罢,再也支撑不住,魂魄自动离体,穿过万千世界,回归本体。

    ……

    神魂受损对罗哲玉的身体也有不小的影响,他特别容易犯困,不是在犯困的路上就是已经困到睡着。

    吓得罗泽叶还以为他旧病复发,连忙带去医院检查,还好医院检查不出来神魂问题,只说多多休息,没什么毛病。

    另一边,谢决抽空打来电话。

    “有空吗?到我这里来帮帮忙。”

    他之前就有这个打算。

    “没问题,什么时候。”

    “就明天,机票已经给你订好了,和我出一趟任务,具体等你到了再细说。”

    挂断电话,谢决拿起钢笔,扭着笔盖开始思考罗哲玉这个人。

    很神秘。

    毛球世界里的经历证明了他的强大。

    再加上那把镰刀……非常眼熟啊,如此独特的武器,会有第二把吗?

    谢决对队友没有刨根问底的嗜好,更何况对方并不属于他的管辖,就算是想刨根问底,也没有权利。

    罗哲玉要是不想说,他也没辙。

    何必说出来让罗哲玉对自己提高警惕。

    另一边。

    罗哲玉放下手机,随手放在一旁,倚在沙发上睡着。

    原本过来找他聊聊工作如何的文锦见状,用风掀起一块毯子盖上去。

    哲玉才刚开始接触监督查的工作,肯定费心劳神的,让他多睡会。

    待文锦走后两个小时,罗哲玉才悠悠转醒。

    也许是神魂受伤的缘故,最近梦中穿越的能力都发挥失败。

    不知多久神魂才能恢复,再次旅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