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食一愈2 第8节
    孟阑知道自己被他调戏了,索性搂着他的腰,亲了过去。

    两人亲了一会儿,周戈还是拉着他站起来:“一股子火锅味儿,走,洗澡去。”

    先刷了牙两人才一起洗澡,洗了一半,周戈就不老实了,任由温热的水淋着,他揽着孟阑的脖子四处点火。

    孟阑难得看到他如此热情主动,也就笑着随他去。

    之前因为忙碌和巨大压力,周戈基本没主动过几回,倒是让孟阑占足了便宜,吃了个透。今天他可不想再放过孟阑了。

    大约是积攒了许久,周戈这回热情又温存,孟阑头一回被他闹得腿发软,躺床上的时候都忘了再吃回来,揽着他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孟阑没去晨跑,和周戈一起窝在床上睡觉。

    倒是周戈先醒了。昨晚他俩缠绵到一处,都忘了拉窗帘,所以此刻温暖的阳光洒了一大片进来,照得房间里暖融融金灿灿的。他侧过脸看向孟阑,见他肩膀上还有自己留下的吻痕,人倒是睡得安恬,如画的眉目半隐在枕头里。

    周戈之前还不觉得自己是颜控,和孟阑在一起后,倒是发现自己常常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看,怎么也看不厌似的。

    本想起床,但是看久了帅哥又有点困,重新躺回去准备补眠。

    孟阑却在这时候醒了,将他一把揽进怀里,咕哝着:“几点了?”

    “8点多。”周戈打了个呵欠,“你饿不饿?”

    “饿。”孟阑蹭了蹭他的脸。

    周戈拍拍他胳膊:“那起来做饭。我也饿了。”

    孟阑哼了一声,问:“吃什么?”

    “阳春面,好久没吃了。”周戈往他怀里拱了拱,也不知是想放人还是想留人。

    孟阑睡意被他拱去大半,总算是清醒了不少,睁开一双潋滟的眸子,说:“我不想吃阳春面。”

    他鲜少挑食,说自己不爱吃什么,周戈就有点诧异地抬起头:“嗯?那换别的?冰箱里好像还有葱花饼。”

    孟阑摇摇头,说:“我先吃你吧。”

    他就知道一时得意迟早要被讨回去!

    孟阑记着昨晚的仇,直把他折腾到中午才罢休。

    窗帘一直开着,周戈头一回在青天白日暖日融融中被孟阑纠缠,这种明晃晃的热意让他恍惚间想起一年前那些沉溺于黑暗的夜,他辗转反侧不得安眠,恨不得自己沉到无底深渊。而如今,他竟然不再排斥光亮与温暖,乃至另一个人的体温。

    明明生活看上去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可又觉得其实早已截然不同。

    唯一不同的,其实只是面前的这个人吧?

    阳春面还是吃到了。

    周戈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孟阑正好将两碗面端上来,盘子里还有一碟凉拌三丝、一盘红烧排骨。

    周戈头发还s-hi着,也懒得吹,随便拿毛巾揉了揉就拿起筷子吃面:“我觉得这季节目拍摄完,我肯定要胖。”

    孟阑笑着在他旁边坐下,说:“那岂不是更好,说明我菜做得好吃。”

    “你的菜本来就做得好吃。”周戈呼噜了一大口面,又夹了一块排骨放他碗里,“倒是你,怎么也没见胖啊?”

    “忙,而且有在锻炼。”孟阑看他发丝滴着水,忍不住抬手又帮他揉了一会儿,等头发不再滴水了,他才开始吃饭。

    周戈已经吃掉了半碗面,几块排骨和半盘凉拌三丝入肚,已经吃了八分饱。可看着碗里剩下的面,又觉得不能浪费,于是继续吃,还不忘喝几口面汤。

    孟阑看他是真的饿了,估计昨晚加今早消耗太大,是真的想吃。

    孟阑倒是不急,慢吞吞地吃着,时不时和周戈聊几句。

    周戈吃完把碗收了,又坐回来陪他聊天,时不时瞟一眼手机。

    这一看倒看出点新闻来:“咦?你发歌了?”

    他仔细瞅了瞅,发现是公司替他发的单曲,作词演唱都是孟阑,作曲编曲都是刘锋。

    “你不是不会唱歌吗?”周戈觉得新奇,点进那条宣传细看。

    “是……是不太会唱,学了很久。”孟阑有点紧张,紧紧盯着他。

    周戈倒是没有太大反应,还在问:“怎么想起出单曲了?打算走唱作路线?”

    “不……不是。”孟阑顿了顿,有点难为情,但还是说,“就……想送给一个人,想自己唱给他听。”

    周戈手指一顿,抬起头来,只见他面色羞赧,耳尖发红。但一双漂亮的眼睛直视着自己,毫无躲闪,认真而热烈。

    周戈心口一颤,明白了什么。

    他无视了网上那些铺天盖地的彩虹屁,无视了热热闹闹的宣传和热搜,只点开播放,听那首歌。

    旋律与孟阑以往写给别人的歌不太一样,这首歌没什么太华丽的曲调,温柔静谧,有许多古典乐的情调。这是一首英文歌,歌词也不似之前那些令人惊艳或一听就触动,而是没什么逻辑地发散开去,看着都不够统一。可孟阑声音低沉悦耳,伴着钢琴娓娓道来,仿佛深情千余尺。细细听那歌词,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他在歌里唱:

    “If you wanna someone

    Sing a sang and write a poem

    You know he is everything.”

    (如果你心有所属,

    且歌且吟,

    你明白的,他是全世界。)

    周戈抬头看着孟阑,眼中浪潮汹涌,而眉目温软。

    孟阑抿了抿唇,忽然轻笑起来,跟着手机里的播放器,又过了一段歌词,到了副歌,不禁哼唱起来。

    明明播放器里还是英文歌词,孟阑对着他却唱着与副歌的英文歌词截然不同的中文:

    “我有情诗八百句,

    你的名字最动听。

    我有情诗八百句,

    字字写在我眼睛。”

    周戈嘴角掩不住笑容,听他用羞涩却温柔的目光看着自己,重复着这几句哼唱,调子与播放器里修过音的歌声比起来实在差了些,还带着明显的换气声和不稳的颤音。

    只是孟阑目光灼灼,唱得不好周戈也觉得动听。

    说实在的,这显然不是一个歌手该有的水平,也绝不到一个可以出单曲的水准。歌词固然动听,可这演唱者技能欠佳,实在排不上榜,若是没有修音,怕是要被人家笑话。

    周戈想起宣传文案,果然是似是而非的“回馈所爱之人的礼物”,标明了只是孟阑一番心意,并不打算当歌手,将来也不会出专辑。粉丝可以当他这是送给粉丝的礼物,毕竟英文歌词如此温柔浪漫,好似可以献给所有人。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首歌真正属于谁。

    周戈本想再调侃几句,说他有自知之明,不会祸害唱片市场……可他移不开眼睛,只能回看面前英俊又略带羞涩的青年。

    孟阑甚至一只手里还握着筷子,面前是半碗有点凉了的阳春面、剩了一半的凉菜和排骨,看上去有点滑稽,连唱自己写的歌都很没有底气,就像那些不伦不类在家里瞎哼哼的人——可周戈无法不动心。

    他又想起高律评价孟阑的那句话——

    “你只要看着他,眼睛里就写了八百句情诗。”

    周戈忍不住想:

    他看的人是我呀。

    他的情诗,在眼睛里呀。

    他喜欢的人,是我呀。

    “孟阑。”他打断了孟阑越来越紧张局促的哼唱,看着他陡然如临大敌等待老师批评一样的目光,缓缓笑道,“我也爱你。”

    孟阑心一提,长出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来。

    周戈想了想,又揉揉他的脑袋,说:“我忽然觉得,老了以后,你做饭洗碗,我喝茶看书的夕阳红日子,也很不错。”

    孟阑垂眸低笑,不住点头,又忽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似的。

    “吃面吧。”周戈推了推他的胳膊,催促道。

    他想,自己真的是个很不浪漫的人,收到如此慎重而深情的表白,连个吻都没给孟阑。可他看着孟阑就在自己旁边吃饭,吃面条的呼噜声、碗筷碰撞声,还有牙齿咀嚼的声音,像最寻常不过的一日日常。

    让他想到明天。

    让他想到老去。

    让他想到一生。

    让他想到孟阑——他的爱情。

    (全文完)

    这篇长长长番外,到此结束啦~下一章,照例随便聊聊吧~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aiyooooooooo、0.0、21739205 1个;

    Flashlight 20瓶;lena1210 10瓶;aiyooooooooo 2瓶;

     第32章 后记

    打上“全文完”三个字时,我也忽然长舒一口气。

    《一食一愈2》更多的是讲周戈和孟阑的故事,讲他们的琐碎日常,讲他们的成长和思索,讲他们未来的无限可能。在脱离了节目之外,讲他们日常三餐,讲他们的生活和故事。

    《一食一愈》是个完整的故事,《一食一愈2》是个足够琐碎而日常的长番外,谢谢诸位一直看到这里,希望这个长长长番外也有让你心生温暖。它与《一食一愈》比起来不算是什么完整的、有脉络的故事,只是一点想到什么说什么的简单番外。

    既然这个故事走到了尽头,我也该剥离出一些现实来讲给大家听,也算是为一些读者答疑解惑。

    首先,大家要剥离两位角色的主角光环,清醒地明白,周戈不是大佬,孟阑也只是个可以任人拿捏的当红艺人。他们都还年轻,手里有些钱,在普通人眼里好似算富豪,可在偌大的娱乐圈里,不过是两个比部分艺人好一些罢了,连资本的浪花都翻不起多大。他们的感情温暖,但依然充满风险。

    所以周戈仍然会因为节目资金而接受赞助和投资,也会劝说孟阑不要和真正的大佬汤果娱乐硬刚,会在能力范围内帮助或提携一些人,但大多是牵线或指导这样的帮助,而不是像别的大佬一样砸钱或豪迈地解决问题。所以他接到陈臣的求助时,只是表示可以介绍一些酬劳不高实力尚可的人,在被云溪求助时并不正面和云溪的公司闹矛盾而是向高律征求意见,会帮何珊解围但不会正面干扰李总等人的饭局,会让步去为《一食一愈2》做宣传。他一直是个圆滑的人,并没有那么莽撞和大义凛然。

    而孟阑,诚然不缺钱,但是缺乏经验和内敛寡言的性格缺陷终究会影响到他的工作和生活。他对人心险恶认识不足,如果贸然犯错或与公司闹矛盾,吃亏的其实还是他,他刚不过资本的力量。而且在与娱乐圈其他人保持联系或维系感情,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所以他还在学习、还在养j-i,ng蓄锐,还在试着达到某种大家都能接受的平衡。

    关于他们两人的家庭:周戈与父母感情融洽,但父母的确不太跟得上儿子的想法和步伐,李女士尽量去学习新鲜事物试着了解儿子的生活,但多多少少还是会力不从心。他们夫妻俩的乐观开朗固然令人心生喜爱,但长辈的一片苦心也请大家多多理解。

    而孟阑,与父母长年不生活在一起,即使感情还不错,但其实是非常疏远的,距离感很明显,对对方的需求或想法其实根本不理解。孟阑的爸妈没有在一开始就陪伴在儿子身边,照顾和教育都缺席,遗憾当然有,但已经习惯了忙于工作的他们,其实并不能再做个被人称颂的父母。于是面对孟阑喜欢周戈这一事实,他们不论心里怎么想,表面上,仍然表现得足够重视、有气度。

    仔细想想,有没有觉得,周戈其实与孟阑的父母是一类人,而孟阑却与周戈父母的善良宽厚一脉相承?

    两家父母其实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但他们是聪明睿智的成年人,他们在应对儿子的问题上,立场如何其实并不那么重要,态度却表现得符合他们对自己的定位。

    而其他人,高律或者云溪,都有各自的烦恼和想法。

    大家皆凡人,哪有那么多玛丽苏情节呢?

    再说说我吧。

    这篇文完结,我与晋江的合约也到此结束,之后不会再在晋江更文了。一则是三次元忙碌,实在没有多少j-i,ng力来续约写文,二则是有了更多的东西想要讲述,小说多少略显受限,就此告别,且以如此温暖的“一食一愈”结束我的晋江写文生涯,让我自己有种颇为圆满的感觉。

    我因《我心安处》而与晋江签约,又以《一食一愈》系列结束我与晋江的合约。这两篇是我在晋江成绩最好的两篇文,一首一尾,冥冥中似乎自有天意。虽然在许多人眼里这两篇文也不甚优秀,但于我而言足矣,曾经稚嫩地走来,如今潇洒地离去,低调、温和、耐心,一如这些年陪着我的你们。

    在这里认识了很多人,有一些保留了长久友谊的读者,其中有几位从我八年前第一次在晋江写文时就与我相识,如今仍然是融入三次元的密友。纵然这些年写文途中,读者们来了又走,或短暂停留,或在微博偶尔关注,但从你们身上,我也获得了足够多的力量与支持。从你们身上,我有时也会回忆起多年前那个稚嫩又浅薄的自己,然而如今,我觉得自己比早年变得更好了,不知道陪我一路走来的你们是否也足够努力和幸运,变成了更好的人。

    与许多可爱、有才华、亲切、有趣的作者比起来,我似乎一直也是个温温吞吞、友善有余、主动不足的作者,写文也总是非常佛系,不知道是否也曾让你们恨铁不成钢过。但这就是我,我走过的路,是我自己选择的,而未来要走的路,我依然会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

    希望我变得更加独立、勇敢、坚强。

    也希望你们能够更加开心、快乐、坚定。

    人生所求,无非健康与爱。

    希望大家都能好好吃饭,好好生活,即使无法获得足够的爱,也要做一个有爱的人,因为人生那么长,没有爱的话,会过得有点苦哦。

    如果你还能收获更多的爱,那你一定也会更幸福的。

    虽然以后不再晋江了,但是若有其他动态或想法,我还是会在微博和大家互动的,会告诉大家接下来的打算。我保证,尽量多发动态,不做个不更文就神隐的人哈哈哈!

    希望在此之后,我们还能继续做朋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