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谢小年为啥不修仙了? 第25节
    “咔嚓”一声,阿宝心里一紧,肯定又是谁打碎了茶杯!阿宝赶紧转头去瞧,却看到那白衣客的脚下,茶杯碎成了几块。

    阿宝立刻皱紧了眉头,赶紧上前。

    “小兄弟对不住,这茶杯我赔给你们。”说完掏出一锭银元宝,放在阿宝面前。

    阿宝的眼睛立刻直了起来,瞧着那白花花的银元宝,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这太多了!”

    不等阿宝说完,那人猛地站起身来,“那就留着,等我下次来喝。”说完对着阿宝笑着点了下头,转身走了。

    阿宝赶紧将那银元宝藏进袖子里,唯恐旁人瞧到,再一抬头,发现那白衣客早已不见了身影。

    阿宝连忙跑到爷爷身边,小心翼翼地说道:“爷爷,刚才那客人留下了这个。”说完露出银元宝的一角,爷爷一瞧,面上也是一惊,连忙让阿宝藏好。

    这小镇上,鲜少能瞧到银元宝,这客人一定不简单。

    那他到底是什么来历呢?直到夜里打了烊,阿宝躺在床上,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可想来想去,阿宝都猜不到那人的身份。

    算了,无论那人是谁,定是一个好人。因为好人,才能有那么好看的笑容。

    菩提岛

    小小的岛已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众人严阵以待,就连只蚊子也难以逃脱。

    “家主,菩提岛已被团团围住,除了我们的人,岳家也来了。”

    崔宇行冷笑两声:“喂不熟的狗。今日务必要抓住那孽子!”

    “是!”

    弦月之下,菩提岛上一片宁静,静的连虫鸣鸟叫也听不到。岛心的千年菩提,静静地矗立着。清风拂过,树枝微微晃动。而那地宝玲珑枝就长在菩提树的最中心,拇指粗细的枝干上萦绕着淡淡地白光。

    一黑衣男子静静地立在树下,瞧着那玲珑枝,随后脚下轻点,纵使跃上枝头,将那段玲珑枝小心地折下。只见那玲珑枝刚一离开树干,便黯淡下来,变成了一根其貌不扬的树枝。

    黑衣男子小心地将那玲珑枝藏进怀中。

    不远处,两波人马碰面。

    为首的二人对面而立,身后的人严阵以待。

    “岳兄,你是否有些越矩了?”

    崔宇行冷笑地看着岳门当家人——岳城。

    “看来你是要包庇那魔修了?”岳城沉声道。

    “那孽子大逆不道,做下如此伤天害理之事,我自会处置,但是旁人c-h-a手却是不合我崔门规矩的。”

    “狗屁规矩!崔致远毁我儿气田,让他险些丧命,这等大仇,我岳家就算以全门之力,也要讨回公道!”

    “岳兄,你我两家结盟已久,难道真要刀戈相见?不如我们好好商谈,对于衡儿我也是十分心疼的,定会给他一个说法的!”

    岳城早就看破了崔宇行两面三刀的做派,冷笑两声:“崔宇行,你休要在我面前演戏了,前段时间你让人入侵我岳家管辖之地,又在东海秘境开放之时让人杀人夺宝,这一桩桩一件件,早就暴露了你狼子野心!今r,i你若是退下,我可以暂且放你一马!”说完唤出自己的法宝,一把闪着金光的长戟,立于面前。

    崔宇行闻言,双眸微眯,一伸手,两枚闪着暗光的毒镖向岳城的门面与下盘攻去。

    好歹毒的招数!岳城心中不由得一震,后悔自己竟没早些看清这人的面目。长戟一扫,那两枚暗器被打翻在地。

    “勿要纠缠,先找到那逆子!”崔宇行并不恋战,一行人朝着菩提岛中心而去。

    岳城见状紧随其后,直逼崔致远所在之处。

    等他们赶到之时,只见崔致远盘腿坐于菩提树下,双目轻闭,一派无物之姿。

    “崔致远!速速就擒!”

    崔致远闻言,猛地张开双目,众人皆是一惊。只见他的双眸已变为赤红,面容也极为苍白,瘦削的脸颊,好似魔物一般。

    “他果然成魔修了!”众人见状微微后撤了一步,左右思索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崔宇行见状,皱紧眉头,心里早已恨不得将这丢人现眼的东西千刀万剐才好。

    “崔致远,你毁我儿气田,害他险些丧命,今日我绝不放过你!”岳城高声喝道。

    “不用费力,我自会跟你们离去。”崔致远轻飘飘地一句话便止住了喧嚣。

    岳城闻言,没想到崔致远如此顺从,怕不是还有什么y-in谋在等着他。

    “你愿束手就擒?”

    “是。”崔致远缓缓起身,从怀中掏出那段玲珑枝,“这玲珑枝你拿去。”

    岳城狐疑地瞧着崔致远手中的玲珑枝,“你又耍什么把戏?”

    崔致远闻言,轻笑一声,伸手将那玲珑枝抛到岳城脚下,“要不要随你。”随后又看向崔宇行,“你想要什么?我这条命?”

    “……逆子!”崔宇行冷眼看着崔致远。

    “今r,i你们想要从我这里拿走什么,便来取吧。”说完崔致远摊开双手,冷笑地看着众人。

    众人见状,反而无人敢上前。

    “来人,将他带走!”岳城率先喝道。

    “且慢!岳城,你是否太不将我放在眼中?”崔宇行话音刚落,众人的目光便被吸引到他身上。

    忽然,一柄长剑破空而来,朝着崔致远径直而去。

    等众人反应时,那长剑已临近崔致远,众人脸上皆是惊讶之色,而崔宇行却眼角泛冷,瞧着利剑冲着崔致远而去。

    崔致远坐在原地,静静地瞧着那利剑朝他而来,不躲不闪,反而闭起了双目。

    突如其来的撞击,让崔致远不受控制地向后跌倒。后脑勺撞在柔软的泥土之上,怀里则多了一个人。

    崔致远愣愣地睁开了双眼,只见一人正扑在他的身上,将他牢牢地压在地上。

    “你……”崔致远一时哑口,只是呆愣地看着那人。

    “你为什么不躲?”那人两手拽住崔致远的衣领,冲着他大声喝道。

    “你为什么不躲?”

    岳衡紧紧地抓着他的衣领,再次问道。

    那柄长剑擦着岳衡的头顶,落在了远处。

    “衡儿!”岳城惊讶地认出了岳衡的身影。

    想要上前,可下一刻,两人便于众目睽睽之下消失。

    “遁地符!”

    谁也没想的,岳衡会出现在这,更没想到,他会带着崔致远逃走。

    屋檐上不断落下雨水,打在青石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一座破庙里,一黑一白,两人相对而立。

    这庙宇早已年久失修,就连屋子里也到处漏雨,浸s-hi了脚下的泥土。

    “你想死?”

    “他们想要,我就给他们。”

    “既然这样,你不如把命给我。”

    崔致远闻言,抬眼看着岳衡,想要说些什么,却止住了。眼前的岳衡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仿佛一把开刃后的利剑,锋芒毕露。

    “动手吧。”崔致远移开双目,不再看向岳衡。屋外的雨声似乎又大了几分,满是沙沙的声响。

    岳衡慢慢地走到崔致远面前,一手猛地握住崔致远的下巴,将他的脸扭了回来,随后狠狠地吻了上去。

    崔致远浑身一颤,却没有推开。

    “你说你我道不同,不得为谋,那今日起,我就要改你的道,为你的谋。”

    这副模样的岳衡,崔致远从未见过。

    之前的岳衡已因他而死,此时的岳衡要他为自己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