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暗恋情人的弟弟 第12节
    叶羽沉吟了一会儿,发出长长的“嗯——”的声音,而后道:“你是希望小白喜欢呢,还是不喜欢呢?还是说,如果小白喜欢你哥哥,你就愿意退出?”

    我有点尴尬,尤其是我的感情被特地拎出来,在这么多人面前被讨论。

    但实际上,在场的几人都一清二楚事实,我无比庆幸我在事前和石道叶羽说了真正的情况,否则,在唐是说“互相喜欢”时,叶羽和石道不知道该是什么反应了。

    唐是侧头看我,视线很柔和。他看了许久,看的我有些心慌,紧张地捏手指时,这个才十八岁的青年,用平静的语气道:“你知道,我和唐宴一起生活了十八年,这十八年里,有将近十年,是他当父亲、当母亲,甚至是只有初中的他,来参加我的家长会。”

    “如果唐宴也喜欢你,你也对唐宴没有恶感,愿意接受的话……”唐是缓慢的,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慢吞吞地吐出来。但他说的很坚定,像是没有任何后悔,“我们可以三个人在一起。”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我揉了揉耳朵,“啊?”了一声。

    这时,石道终于出声了,他对唐是道:“唐宴在想什么?这是你一个人的意志吧。以他拉着何定宁走来看,他可能并不愿意接受……或者,他觉得这是施舍。”

    石道表情有些冷酷,他板着脸,下颚绷紧。这时的石道,是在为与他一同长大的那个青年说话。

    他道:“就算你这么想,总归来做决定的,其实不止你一个人,唐宴怎么想不说,生白,你怎么认为?”

    我在三个人的视线里,明明是温度极低的台风夜,却好像紧张地出了点汗。

    我嗫嚅着,脑袋一片空白,正张了张口,想说什么时。从半拢的门缝传来了一声“砰!”,仿佛是有人摔倒了的声音。

    我被解围一般,连忙道:“先出去看看吧。”

    等我匆匆走到门外,被迎面的冷风吹得脑袋一醒。不远处何定宁一脸吃惊地站着,而唐宴摔在地上,卫明严正单膝跪着,拽着他的衣襟,逼迫唐宴昂起头。

    我根本没有过脑,立刻握住卫明严抬起的拳头,视线扫着唐宴偏开的右脸,疾声道:“卫明严!你在干什么!”

    卫明严被我握住手指后,他仿佛不甘心地又攥着唐宴的衣领上拽了一下,被我怒瞪后,卫明严踩不情不愿的松了手道:“……没什么。”

    唐宴咳嗽了几声,他半坐起身,手背蹭了蹭自己右颊,嘶地抽了口气。唐是皱着眉走到他身边,伸出手掌:“怎么了?”

    唐宴握住唐是的手,顺势站了起来,他笑了笑,居然附和了卫明严的台词道:“确实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我有点生气了,我道:“又不是瞎,你们为什么打架?!”

    我把询问的视线移向何定宁,而之前那么光棍,可以在六人间问我对唐宴想法的何定宁,却偏开了视线,避开了我的询问,只遮遮掩掩地道:“外面有点冷,还是进去说吧。”

    他们三人这次倒是达成共识一般,怎么问也不说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卫明严也突然蔫了吧唧的,不缠着我,也不问我们四人说了什么,只是傻愣愣地坐在床上,偶尔眼神复杂的看着我。

    不知何时,我们几个人就横七竖八的,在两张床上挤着睡着了。

    我是被阳光唤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时,发现玻璃窗外是大好的晴日,而有人用手臂虚虚揽着我腰侧,将面颊贴在我肩旁。

    我低了低头,看到了睡熟的弟弟睡颜。睡着的唐是五官舒展开来,不像是平日面无表情的冷静,整张面孔呈现一种柔和的状态。

    我忍不住凑近瞧了瞧,发现弟弟睫毛真的很长,一根一根又粗又黑,浓密的排列着。

    真是个睫毛j-i,ng……!我在心里暗道时,后颈忽然被人用温热一触即离。我回头,发现身后睡得唐宴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我正有些尴尬,就被唐宴轻轻用胯骨撞了一下屁股,表情一僵,用嘴型骂他流氓。

    唐宴笑嘻嘻的,慢慢起身去卫浴了。

    没一会儿,他又走了回来,低声道:“还是停水,也没有电。”

    而后他摇了摇旁边睡着的何定宁,对其他人喊道:“起来了,我们去问问渡轮能不能送人走。”

    众人都显得不太j-i,ng神,好在看新闻,台风已经去了邻省。渡轮员工说渡轮现在的服务只提供回航,之后整个半岛景区都会关闭维修。

    我们路上也见到了许多景区的树木歪倒,也不知是哪里来的铁片,碎石落了一地。

    我很难想象中式别墅的木头房子,该是受到怎么样的损坏……

    唐是可能是因为没有睡好,他全程都微微皱着眉头,抿着嘴唇,亦步亦趋跟在我身边,也不说话,只有我和他搭话时才会回一句。

    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样的唐是,我居然满心只有两个字:真乖!

    因为回程的人很多,我们的票排到了下午。等到渡轮终于在码头停靠时,我们都算是松了一口气,而不经意一扫码头的人群,我居然看到了一个眼熟的人物,不由搓了搓眼睛,又看向卫明严。

    卫明严显然也看到了,毕竟那人西装革履,还戴着一副眼镜,与周遭穿着休闲的游客显然不是一个画风。

    可卫明严却避开了我询问的眼神,抱着手臂,不言不语。

    那是父亲的秘书……常常替卫明严处理事情而出入那个家,所以我也算是眼熟了。但为什么……会在这里?

    第39章

    秘书走到卫明严的身侧,可能是顾及我们还在身侧,秘书只是道:“您该回家了。”

    他完全无视了我,这反应我也猜到了,该是那男人已经说了什么。

    卫明严眉峰拢紧,对秘书说:“等会儿。”

    而后他拽着我的手腕,将我一个人拉到几步远的空地上。

    我有些茫然:“……你不是回家吗?”

    卫明严眉峰渐渐松开,而后呼出一口气,用那沙哑的烟嗓低低地道:“我喜欢你。”

    我:“……?”

    我刚想说,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又听卫明严接着道:“我知道你和那俩兄弟搞不清楚……但反正现在同性恋又不能结婚。”

    说到这个,卫明严居然露出一丝丝得意的表情:“就算老头子要去留学几年,等我回来的时候,你也是‘单身’。”

    我被卫明严的话语惊到:“他要你去留学?!”

    卫明严低低地“嗯”了一声:“没事,只是几年,反正那老头也得意不了几年,也没法对你做什么,你不用怕。”

    他伸手抱住我,结实的手臂虚虚圈着我肩膀,将嘴唇贴在我额头上:“等我回来。”

    这人就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跟着那个秘书离开了。

    唐是轻声问我:“怎么了?”

    我也不太懂,有点懵:“……他……好像要去留学。”

    一旁的唐宴摸了摸鼻尖,清了清嗓:“昨天大家辛苦了,赶紧回去洗洗休息一下吧?”

    何定宁则是微笑道:“你还要去我家?”

    唐宴笑而不语,只是站在我的身侧,摊了一下手。何定宁便懂了,他对石道说:“石同学,真的不换个手机号吗?”

    石道看起来很无语,他道:“别,我真不喜欢男的。”

    何定宁遗憾的叹口气,对我们摆摆手:“那我去搭车了,拜拜。”

    石道回学校,叶羽回家,唐宴则是闷不吭声地跟着我还有唐是……回到了我的公寓。

    唐宴莫名乖巧,他轻手轻脚换上自己之前买的拖鞋,在进了客厅后,看我和唐是一副要与他促膝长谈的模样,遂小学生一般将手指搭在膝盖上,直直地坐好,坦白道:“好吧,昨晚……昨晚我和何定宁在谈……谈你是不是喜欢我的问题。”

    一向游刃有余的唐宴,此时居然说起话来磕磕巴巴,显得有些为难:“我说,重要的不是你喜欢不喜欢我,而是……这种关系不太正常。”

    “然后跟出来的卫明严就和我忽然吵了起来,对……他是有提到被赶出国的事,我还幸灾乐祸的一下。”

    唐宴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我也不是故意惹怒他,你瞧,我脸上还有点红呢。”

    我对唐宴这种爱招惹卫明严的性子有些无奈,好在卫明严其实没有下重手,否则今天唐宴脸非得肿起来不可。

    全程一直面无比起,不太j-i,ng神的唐是,忽然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哥哥,问道:“我不介意这种不正常的关系,如果你想,我也想。”

    唐宴脸上的笑意变淡,他道:“这不是想不想的问题……别人会怎么看我们,你……”

    我打断了唐宴的话头,显得不太理解,第一次唤了唐宴的全名,而不是喊他唐学长:“唐宴,你找那些乱七八糟的炮友,到处胡搞的时候,有考虑过别人怎么看吗?”

    唐宴被我喊的一愣,他别开视线:“……这不一样。”

    我咄咄逼人道:“哪里不一样?”

    唐宴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用手掌撑住额头,轻声道:“我知道很多人说我感情轻浮,我不想其他人也这么看唐是,觉得我们是‘一丘之貉’……”

    唐是此刻仍旧保持着那副平静的神情,只是嘴角的弧度向下压了压。他没有对唐宴说话,而是对我道:“我的哥哥是个胆小鬼。”

    我愣了一下。

    唐是低垂着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他道:“如果你愿意和我们在一起,这种感情里,有所谓的施舍和将就吗?”

    我有点不解道:“……什么意思?”

    唐是抬起眼,直直看着我,像是把一切我曾经胡思乱想的猜忌都剖开,摊平在三人面前:“你是不是因为喜欢我,我又不会离开唐宴,所以才被迫接受唐宴。你是不是因为觉得先和唐宴亲近,而后我喜欢上了你,所以觉得扔开唐宴,唐宴会太过可怜,所以才施舍他感情?”

    这几句话问话,简直就像惊雷一般落在我耳边,不断地循环着。

    我看到唐宴侧开了头,似乎想要避开我的视线。

    我几乎有些心疼他这幅仿佛自卑的动作。

    可这一瞬间,我居然发现我用“自卑”来形容这个一直显得在行动中占据主导的青年。

    我张了张嘴唇,声音出口的那一瞬间,我才发现它莫名变得沙哑:“我……”

    “我……没有,”我道,“也许可能有先来后到……一开始我确实是对你一见钟情,但……但也许是我花心吧,学长那样对待我,我怎么可能一直只把他当成纯粹的炮友。”

    我忍着羞耻,一点一点将自己的心摆在两人面前,面红耳赤道:“唐是碰我时,我会觉得心神荡漾,而唐宴……我的身体已经习惯了,他即使只是玩笑的碰触,我也会感到快感 。”

    “但我如果真的不喜欢唐宴,在唐是你对我表现出……的时候,我也不会仍旧跟唐宴有所牵扯……”我捏着手指,从牙齿挤出几个字,“毕竟……那真的很婊……”

    我说话这句话,实在是受不住,拽住了唐宴的手臂,对他怒道:“你到底要不要……?”

    “……噗嗤,”唐宴忽然闷笑出声,他像是哄小孩一样,眉眼里尽是温柔的笑意,环住我的腰,轻柔地道,“要啊,当然要。”

    接下来的一切就显得有些顺理成章,在轮流洗了澡后,唐宴从身后抱着我,鼻尖埋在我后颈深深吸了口气:“……怎么一样的沐浴露,你会带一点奶味呢?”

    我根本回答不了,因为唐是已经占了我的嘴唇。他的亲吻一如既往的缓慢、深入和温柔。舌尖勾出我舌尖后,唐是轻轻啜了一下那软舌,退了开去。

    因的不着寸缕,无论是前方唐是打开我双腿,紧贴着我大腿根的胯部皮肤,还是唐宴微微起伏的胸部肌理,我都能感到一清二楚。

    我都分辨不出到底是我的心跳,还是唐宴的心跳。我的腿被大开成M型,露出了已经b-o起的性器,还有会y-in下柔软的x,ue口。

    那x,ue口正吞吐着唐宴的手指,即使他有一个月没有碰我,指头仍旧很熟练地扩张着,带着s-hi凉的润滑液,一根、两根、慢慢撑大,还刻意用两指向两旁掰去,对唐是道:“要不要看看?”

    唐是此时正在手 y- ín ,他低下眼,用那种冷静的神色注视着我的下体,一边用手掌覆住r_ou_具,有些生涩地上下lū 动,在r_ou_粉色的屌具慢慢b-o起后,带动着从顶端流下透明的液体,涂满整根r_ou_柱。

    唐宴也b-o起了,我能感觉到一根火热的海绵体抵在后t-u,n,它缓慢地磨蹭着我软和的t-u,n缝。唐宴在我耳边亲了亲,抽出扩张的手指,像是替我把尿一般,抱住我两瓣t-u,nr_ou_,让我对唐是彻底张开自己。

    唐是俯身上来,龟*抵着x,ue口轻轻一蹭,没有像新手一样划开,而是用力地、坚定地朝内顶入。第一次真正吞入性器的肠道还是有些困难,正也是因为如此,那一寸一寸被打开,被撑满的感受显得尤其难耐。

    那是一种像羽毛绕着心口的感觉。

    我的前列腺很浅,唐是几乎在c-h-a入不久,龟*就碾过那点,朝着r_ou_x,ue深处c-h-a入。而我则是被唐宴托着脸,和他接吻的同时,颤抖着身体发出呜咽。

    等到唐是整根没入后,他也低头亲吻着我的胸口,一下一下的落吻,下体也抽出、c-h-a入。他没什么表情的面孔上微微皱着眉,只要不看他赤裸的身体,还有在我x,ue口不断c,ao动的y-inj-in-g,这人像是在做什么正经严肃的工作,只偶尔从嘴唇里漏出一声喘息。

    可这样反而非常的性感,我浑身上下几乎都变成了敏感点,在唐是的c,ao弄下变得发软。

    唐宴轻笑着吻着我的眼角,一边牵引我的手指,握住他硬的涨出青筋的性器。我努力圈起手,裹住他r_ou_柱上下套弄。

    可能是因为快感不够,唐宴凑近和唐是说了什么,唐是点点头,就看唐是抱住我的腰,就着连接的状态,将我原地翻成了跪伏的姿势。

    那事物在体内碾了一圈,快感一波冲击的我双腿发软,如果不是唐是托着我的腰,我怕是能坐下。

    唐宴一脸坏笑的扶着性器蹭蹭我脸颊,我身上热的很,可他的性器更热,贴到我面颊上也能感受到似乎在跳动。

    唐宴道:“小林同学,替你学长含一下?”

    我哑着声嘟囔一句“恶趣味”,反s,he性先用鼻尖嗅食物一样蹭了性器一下,嗅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但因为刚洗过澡,也不像是臭味。

    我像是舔冰淇淋一般先含住顶端轻轻一啜,而后用舌尖舔舐几下柱身,才张口慢慢含入。

    这个过程中,唐是一直保持着c-h-a入的动作没有动作,我看不见他表情,只能听到身后的呼吸越来越沉重。直到我含入到一半时,唐是冒出一句“抱歉”,忽然掐住我的腰杆,猛地加快动作c,ao弄起了软x,ue。

    我的呜咽完全被口中的r_ou_具堵住,从身后传来的快感激烈到我无法好好吞吐唐宴的东西。唐宴似乎是叹息了一声,他用虎口卡稳我下颚,自己动着胯骨,像c,aox,ue一样c,ao起了我的口腔。

    只是他每次只入一半,并没有像那些GV一样深喉,可能是怕我受不住。

    先s,he出的是唐是,他抽出了y-inj-in-g,将j,in,g液s,he在我的背后,他俯下身亲吻着我的后颈,将我抱入怀中,转而对唐宴张开了双腿。

    唐宴看着我,慢慢笑了一下,将带着水渍的r_ou_具抵在我x,ue口,声音低低地道。

    “——爱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