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既明 第14节
    许衍:“……”

    “所以……”谈羽咽了下口水,“婚礼是接受范围内的……对吗?”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是吗?”许衍推了一下他停在档杆的手,“走吧,带我去看看咱们的婚礼。”

    这并不是只针对许衍的惊喜,谈羽也对将要看到的场景一无所知。他的同事来自全球各地,现在连婚礼风俗跟着哪边走都得靠猜,再说了,昨晚刚倾整个驻地之力办了欢迎宴,这片贫瘠小院,哪来的余力再搞一个婚礼……

    依稀能看见小院轮廓,谈羽约莫差不多,抹黑拐进了进大门的小路。

    老旧笨拙的白色皮卡刚碾上小路的地面,就有细碎的小灯跟着他们行进的速度亮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松了油门,靠怠速缓缓进了院子。

    院子里没有任何光源,他俩被人七手八脚拉下车,在一片忙碌声里换了套衣服。

    什么都看不见,许衍茫然地在原地紧张着。感觉有第一丝光亮起,他下意识地闭上眼躲避伤害,没想到这光非常柔和,从他们身后打在了小院的楼上。

    他睁开眼,朦胧的白光让小楼成了一块天然白板,逐渐有字加入了这场光的聚会。

    是许衍的字,不知从哪里收集来的,写的都是羽。看笔触,有很新的,也有十几年前的,还没升起去看看谈羽的心思,许衍先在人群中搜索起了闫学柯。

    似乎是到了下一个环节,有人在麦克风前打了一个响指,小楼上的光瞬间撤走,换成了一张写了字的纸,内容许衍熟悉,来自谈羽给他留下的照片。

    绝对是闫学柯,许衍再次从自己的婚礼出戏,却和谈羽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爱似乎不挑媒介,嘴巴可以,眼睛可以,肢体动作也可以。

    灯光明灭间,许衍只记得谈羽的大概位置,现在他认为空气、记忆、味道、氛围,爱怎样都可以。

    人们总说字如其人,他去看小楼上映着的谈羽的只言片语,那么字也可以传达爱了。

    这场婚礼像旧日的电影放映,人们站着、坐着,目光都聚集在小小的幕布上。

    没有红毯,没有亲朋好友齐聚一堂,甚至连戒指都不需交换,是个仪式,却连半点形式都没有。

    婚礼的主角在黑暗中凑在了一起,幕布上的一切不用重播一次,早就一点一点填在了心里。他们相互帮助,从皮卡和大门的缝隙溜出去,却只能逃到被风一吹就有尘土飞起的路旁。

    也不知是谁开始笑的,夜风掺进笑里,把笑意送到了更远的地方,不收管理费,能储藏一生。

    许衍推了下谈羽:“说点什么。”

    谈羽没再走,和许衍肩并肩站着,过了许久,他说:“我没做过真正想做的事,出于责任、虚荣、幼稚,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由自己作出的选择。”

    “说的是我,还是来做巡护员?”

    这个问题自然不需要答案,谈羽笑着看他,等他的话。

    许衍没想太久,干脆地说:“总归是要先爱自己再爱别人。”

    “今晚没星星。”谈羽搂住他,“没人偷看我们接吻了。”

    许衍笑着去吻他,只觉得再舒心不过,他小声说:“我好像已经开始期待以后的每一天了。”

    “我有点激动,还想哭,等不及天亮之后的第一天。”谈羽跟着坦白,把下巴托在他肩上,“天亮之后我们去干什么?你之前说过要一起拍照,我们可以去追峡谷边的日出,还是去海上?”

    等不及答,许衍听见身后传来“啪嗒啪嗒”的跑步声,远处有个年轻女人给跑来的小孩儿照着灯,顺便照亮了他手上的那束花。

    许衍抢在谈羽前边接过了花,谢过这对可爱的母子,把花递给他:“我们都去,时间还长。”

    已经有地方等来日出,有爱人相拥着醒来,有小狗的爪子触到新的晨露。而在黑暗中,也有人敲了下酒杯,向远方说起了祝词。

    花束的长丝带仿佛接到了任命书,同祝词一起在两人的手腕旁轻轻晃了晃。

    完